愛之谷官方商城

siblings porn movies



新聞網4日報道今天下午,我從 魏四爺醫務室門前經過的時候,正好看到潘靜從里面出來,平時都挽著的頭發披散在肩頭,臉頰紅通通的,像熟透了的柿子,低著頭,帶著一絲的嬌羞,小步的朝家里跑去。

   十七歲的我正處在萌動的時期,看到這樣的情景,自然引發了 身體里某種激素的過量分泌,沖動不已。

  村里的 男人們經常在墻旮旯邊上說笑著男女之事。

  有時候我也會湊過去聽聽,知道里面的種種 事情

  每次聽到男人們說起哪個 女人,話兒說得露了點,就會很沖動,覺得自己的體內有東西膨脹著,躍躍欲出。

   看潘靜的樣子,魏 四爺肯定沒少在她身上下功夫,說不得……我的思想慢慢的邪惡起來,甚至把魏四爺換成了自己。

   越發的羨慕起魏四爺了。

   雖然潘靜 在我腦海中的樣子是模糊的,可我依然十分有感覺,潛意識里也想著她是很愿意讓我為她做檢查的。

  我當然是在為她做全身的檢查,每個地方都沒放過。

   慢慢的,我甚至產生了幻覺,覺得她就在我的身邊,甚至聽到了她在低聲的叫著。

   迷迷糊糊之間,我似乎感覺到像是有人在撫摸著自己的身體,體內又是一陣子的熱流滾動,還沒來得及多想,渾身一抖,褲襠里泛起涼意。

   我躡手躡腳的下來收拾,心想明天一定要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跟爹打完豬草,匆匆的出門。

   來到魏四爺醫務室門前,我四處張望,半天沒看有人出來,心中有些失望。

  不過既然來了,總該去看個究竟,便大著膽子,來到屋外的窗下,慢慢的將一只眼睛挪過窗角,只見里面白花花的被一塊布擋著,什么也看不見。

  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那塊布突然被打開,我清楚的看到里面一個女人還在扣著衣服扣子,她才剛扣下面第三個,圓潤的胸一閃而過,但是絕對看到全部。

   女人不是潘靜,而是 春桃

  春桃是村長魏有德的小姨子,她的姐姐 春杏結婚時帶她過來的,因為娘家那邊再沒有別人了,就住在這里。

   春桃跟我的年齡相仿,所以我們的關系也不錯。

  沒想到魏四爺竟然連她也不放過。

  我想恨,可又不敢恨,畢竟魏四爺是這個小山村里的神。

   春桃穿好衣服,臉紅紅的,低著頭。

   聽不清楚兩個人在里面說什么,我怕被看到,扭頭想回去。

  我走得急,更沒想到后面有人,重重的撞到那人身上。

   那人及時的挺了一下身子,抗住了我的沖擊,卻不免輕輕的叫了一聲。

   我本能的向后跳去,抬頭一看,撞到的是魏四爺的媳婦 蘭花

   蘭花是魏四爺的第二個媳婦,今年二十七八歲。

  有人說她嫁給魏四爺完全是為了他的錢,也有人說是因為魏四爺救過她的命,而她自己說是喜歡魏四。

   魏寶,你在這里做什么?年紀不大就不學好!蘭花臉上閃過一絲的令人難以捉摸的神情。

  說著話,她一手扶在胸前,來回揉著,眉頭也皺了起來,應該是真的被我撞疼了。

   我不知道怎么解釋,說:沒……沒做什么!心里卻在想著剛才好像正好撞在她的胸脯上,那種軟軟的感覺帶著一絲的彈性,舒服極了,要是能摸一下就好了。

   蘭花朝著窗戶里望了一下,略帶神秘的小聲問:誰在里面? 春桃!我不假思索的說。

   哈哈,我知道了,你是跑過來偷看的。

  看我不告訴魏四,讓他收拾你。

  蘭花揉了幾下,站真了身子,幸災樂禍的笑著。

   嬸子,我……沒有,我只是路過這里。

  我什么都沒看到。

  我嚇的連忙解釋說。

   蘭花卻不依不饒,繼續說:哼,我還要告訴你爹,看他不打斷你的腿才怪。

   我怕爹怕的要命,聽她這么說更嚇的面色都變了,連忙求饒。

   蘭花繼續說:要我不說也行,就看你聽不聽嬸子的話了。

   一聽事情還有轉機,我連忙說:我聽,什么都聽! 蘭花神秘的笑著,說:跟我來!說完,她轉身往前走。

   我猶豫著,沒動地方。

   她扭頭看著我,說:要是你不聽話,我現在就去告訴你爹。

   我心里害怕極了,也不敢多想,跟著她來到村邊的一個小山坳里。

  她停下來,四下看了看,見沒有人注意,撩起石頭上茅草,鉆了進去。

   我又開始遲疑,怕她整些我想不到的幺蛾子。

   她探出頭來,說:快進來,別讓人看到!說這話的時候,我看她臉上竟然掛著一絲的嬌媚。

   我頓時渾身發熱,狠狠的吞了口唾沫,心一橫,想著就是死也要當個色鬼,不再多想,跟著進去。

   這里是個隱蔽的山洞,要不是刻意的尋找,還真難發現。

   蘭花在里面完全放開了,說:你撞的我好痛? 我盯著她問:嬸子,那怎么辦? 她面帶嬌媚,說:你說呢?哼,要是今天不給我個說法,那我就去告訴你爹偷看 的事情,不光告訴他,還要告訴全村 的人

  看你以后怎么辦!說到最后,她的聲音也變的誘惑起來。

   我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渾身上下幾乎要噴出火來,可是卻不敢越雷池半步,只是怔怔的盯著她。

   哎吆,痛死我了!你過來幫我看看啊!蘭花皺起眉頭。

  我終于忍不住了,沖上去…… 就在我的手幾乎要碰到她的時候,感覺只要再往前一送就能碰到,自己的身子也要爆炸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你要干什么?她突然抓著我的手,冷冷地望著我。

   我有些不甘心,又往前伸了伸,想抱她。

   她突然將我的手甩開,一臉冰冷地看著我,半天說了句:小寶,你好大的膽子!本來還以為你也就是偷看一眼,沒想到你竟然敢做這樣的事,這下你說什么都沒用了。

  你以為我真的想跟你怎么樣啊,試試你而已。

  你等著吧,看我不告訴魏四,說你欺負我。

  她的表情十分的猙獰,我的心頓時涼透了,嚇的差點尿褲子了,結結巴巴的問:嬸子,你……你什么意思? 她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說:你還知道我是你嬸子啊?哼,你這可是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讓村里人知道,別說你,就是你爹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我本來讓你來跟你說點事情的,可沒想到你竟然心懷不軌,對我動手動腳,這還了得了? 我終于明白自己墮入了她的陷阱,嚇得渾身發抖,顫聲問:你……你到底想怎么樣?我本來沒想怎么樣的,是你……是你讓我來這里,還……還說那里痛,故意讓我理解錯了你的意思!我本來沒想怎么樣的。

   她瞇著眼睛,臉上突然掛上了一絲令人猜不透的笑容,說:你現在說什么都沒用。

  哼哼,其實我也不想怎么樣。

  不過,你得幫我做一件事情,只要你答應,我不但不會把這事說出去,說不得還會……呵呵,那個老東西自己不行了,還不老實,趁著村里的女人去看病,找借口調戲她們。

  你剛才沒看到嗎?他肯定讓春桃脫了衣服,把她的身子摸個遍。

  他也就能摸摸,那個玩藝早就不好使了。

  要是你答應幫我,我就給你當姐姐。

   當姐姐的意思我懂。

  不過,現在她當不當姐姐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把剛才的事說出去。

   我當然也不會束手待斃,說:既然你也知道魏四爺做的事,就不怕我去跟村長說嗎?春桃可是村長的小姨子,要是他知道魏四爺做這樣的事情,肯定不會放過他,到時候也沒你的好果子吃。

  村長是什么人你也該知道,到時候說什么也不會放過你這么一個漂亮的大美人的。

   蘭花撇了我一眼,說:你還會講條件了啊?告訴你,少拍馬屁,我什么都不怕!村長知道了又能怎么樣?我保證他不敢碰魏四一指頭,更不敢對我起壞心。

  別忘了魏四的身份,平時大家都怕村長,可要是他真敢對魏四下手,村里人肯定不答應。

   她說的是真的,這個我很清楚。

   村長也許可以決定村里人的命運,可魏四卻可以確定村里人的生死。

   我徹底的無計可施,問:你到底想怎么樣?想讓我幫你做什么事? 蘭花伸了伸腰,衣服上提,露出平坦的小腹,圓潤的肚臍,可已經給我帶不來一絲的誘惑,反而覺得她就是一條美女蛇,隨時都會把我咬死。

   你知道我為什么嫁給魏四嗎? 村里人都說你是看上了他的錢…… 屁!要真是那樣,我寧愿去死了。

  蘭花的眼神中突然透出了一絲陰毒,錢!哼,錢算什么?在這里,需要錢嗎?有錢又能怎么樣? 也是!我也覺得你不是那種人!被人抓了小辮子,我只能奉承著說話了。

   她苦澀的笑了笑,說:你少來!知道你現在心里肯定在罵我。

  跟我說說,你怎么罵我的? 我連忙搖頭,說:沒罵! 她沒有繼續追問,幽幽的說:其實,我嫁給他是不得已的。

   什么意思? 蘭花瞪大眼睛望著我,半天才問: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我搖搖頭,說:知道什么? 蘭花突然間神情萎靡,長長的嘆了口氣,說:不知道也正常,本來就沒有人知道。

  這都要怪我爹。

   我奇怪的望著她,不知道怎么又扯到她爹身上了。

   蘭花抬頭看了看天,說:是我爹看著他有錢,這才逼我嫁給他的。

  開始我也以為他是看著我漂亮才娶我的。

  后來慢慢發現根本不是,他娶我,是為了得到我們家的一本書! 書?什么書? 也許我臉上表現出來的懷疑觸動了她的神經,蘭花冷冷的說: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

  誰也不會相信的,包括我爹!不信拉倒,你就等著魏四收拾你吧!說完話,她要走。

   我一把抓住她,說:我信!你別走。

  我信你媽個頭,為了穩住她,只能這樣了。

   她扭過頭,問:你真的信? 我鄭重的點頭。

   她又嘆了口氣,說:誰要你信?你放開我,讓我走。

   這個時候,說什么也不能就這么讓她走。

  我緊緊的拉著她,說:你快告訴我,不告訴我就不讓你走。

   她瞪著我,說:你要是不放手我就叫,說你要欺負我。

   我嚇得連忙縮手,用乞求的眼神看著她。

   我真的很害怕。

  要是今天的事傳出去,爹非打斷我的腿不可。

   蘭花沒有馬上離開,說: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

  明天早點過來,我把事情告訴你。

   那你答應我,不要告訴別人今天的事。

   你先答應我,幫我做件事! 什么事? 明天告訴你。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家里,坐在院子里發呆。

   爹顯然并沒有主要到我的反常,問也沒問一聲。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大門,卻十分害怕村長或魏四爺出現。

   到了晚上,我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到底沒有發生,心情稍微平復了些。

  跟爹吃晚飯的時候,春桃過來說找我有事。

   爹笑的很開心,將她讓到屋里,一個人低頭吃飯,任由我帶著春桃到里屋去。

   我問春桃:有什么事嗎? 春桃低著頭,臉上紅紅的,用手指頭輕輕的挽著衣角,抿著嘴不說話。

   我剛放下的心陡然又緊張起來,扶著她的肩膀,讓她抬起頭來,問:到底什么事情? 春桃的眼圈紅紅的,停了半天,終于輕輕的問了句:你今天是不是都看到了?你能不能答應我不跟別人說? 我先是一愣,立刻想起在醫務室外面看到的情景,心想她也許以為我看到了一切,不過立刻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一個女人在脫衣服之前應該先看是不是遮蓋好了,要不的話豈不是所有經過的人都能看到,這樣就搞不懂她要做什么了。

   我想不明白歸想不明白,但是看著春桃的樣子,心里有些蠢蠢欲動,真想過去抱著她,然后…… 春桃似乎覺察到了我的變化,沒敢多呆,說:我回去了!扭身跑了。

   我從房間里出來,爹奇怪的看著我,問:怎么了?我搖搖頭,說:沒什么! 爹沒多問,說: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我躺在床上又睡不著了,滿腦子都是女人,從蘭花想到了潘靜,又從潘靜想到了春桃,甚至想了春桃的姐姐春杏。

  想著和她們在不同的地方,做著同樣的事情。

   漸漸的,所有的想法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個問題,蘭花到底讓我干什么?最后終于熬不住了,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過,我還是做了個夢,夢到了春桃和春杏一起和我躺在床上,她們都沒有穿衣服,羞答答的讓我摸著,親著,最后的夢模糊了不少…… 爹沒有發現我的變化,帶著我先到山上去采石頭,弄了幾塊回來,忙著雕刻。

   這是我們家祖傳的手藝,除了雕刻之外,還零星的刻石碑,做欄桿。

  村頭石橋的欄桿就是他雕出來的,村里的墓碑也是他刻的。

   我基本上沒繼承他的衣缽,更沒把他的技術學到了手,因為我不甘心跟石頭打一輩子交道,總是偷懶。

   爹看著生氣,訓過我也打過我,可我就是提不起興致,他也就懶得管我了。

   說實話,我最想成為魏四爺那樣的人,所有的人都尊敬他,甚至怕他。

  這些還不算,最主要的是,那樣就可以跟有血有肉的人打交道。

   這兩天我看到了那樣的事情,心里就更羨慕他了。

   我又開始走神了,幻想著春桃躺在醫務室的床上,沒穿衣服,我在她身上檢查著,手不時在她滑嫩的肌膚上滑動著,然后讓她分開雙腿,為她檢查…… 頭上挨了個爆栗,爹氣呼呼的說:你一天到晚的坐著,就不能幫我干點活啊? 我一邊摸著頭,一邊說:我不喜歡這個,說要去城里讀醫專,你又不讓去,要是我娘還在的話…… 閉嘴!爹的臉鐵青。

   我嘟囔了一聲,起來說:我出去了! 爹沒攔我,因為我一提起娘來,他就什么都不管我了。

   我想去找蘭花,問問她到底什么事。

  走到魏四爺的醫務室,我悄悄的掩過去,看看他在不在這里,要是在,那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去他家找蘭花。

   醫務室的窗簾把里面蓋的嚴嚴實實,根本就看不到一絲一毫。

  我貼著墻,依稀聽到一個女人在小聲的叫著,看來魏四爺應該在(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

   我悄悄的離開,去找蘭花。

   蘭花在家洗衣服,看我進來,先是一愣,繼而小聲問:你怎么來了? 我說:我一直在想你說的事,覺都睡不好,過來問問到底讓我干什么? 她有些嗔怪之意,問:你不怕他看到?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看我看的緊著呢! 我也不客氣了,說:那老東西又在給人看病呢!我聽著里面有個女人在叫。

   蘭花的臉色變了變,說:那也不行,你還是去那個山坳子,我一會兒就過去! 我到山坳沒多久,蘭花急匆匆的趕過來,一過來就說:以后可不要那么大膽,要是他知道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沒想到她這么緊張,說:沒這么嚴重吧? 她嘆了口氣,說:你最好能聽我的。

  他……他是個魔鬼。

   什么?我驚愕的望著她,心里不以為然,不就是喜歡占女孩子便宜嘛,沒什么大不了的。

  在我看來,這正說明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蘭花繼續說:我知道你不信。

  可我告訴你,我懷疑……我懷疑我爹就是被他給害死的。

   什么?我嚇出了一聲冷汗。

  倒不是因為相信她說的話是真的,而是怕她讓我幫她報仇,殺了魏四爺。

   你過來!蘭花用命令的口吻說著,伸手解開上衣的扣子…… 我慢慢的走到她身邊,本來想問是不是還要我幫她揉揉的,卻看到她胸前大片的於紫,圓球下面密密麻麻的布滿了針眼。

   我震驚于眼前的這一切,忍不住湊上前去,問: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蘭花把衣服整理好,拉著我的手,說:你過來,我慢慢說給你聽! 她的手很軟,握著很舒服。

  不過,現在我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感受,只想快點知道事情的真相。

   蘭花坐在一塊石頭上,讓我挨著她坐下。

   石頭不大,我們的身子完全靠在一起,這讓我原本惴惴的心平復了不少。

  而蘭花此時更像是個小姑娘,受了委屈的小姑娘,輕輕的啜泣著。

   我試著攬著她的肩膀,她便靠在我身上,壓抑著聲音哭起來。

   良久,她抹了把眼淚,說:小寶,嬸子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心地善良,而且很聰明,所以才肯把一些事情告訴你。

  你一定要答應我,幫幫我。

   我點點頭,卻有些不甘心,畢竟開始是被她威脅的,便問:那要是我不幫呢? 她的臉一沉,說:那我就跟魏四說你把我糟蹋了!哼,這段時間我們可是在一起,你怎么也說不清楚。

   我頓時心都涼了,雖然氣惱,卻不敢表現出來,只好說:我肯定幫你!不過,你總得告訴我是怎么回事吧?還有,你身上的傷……我不忘假裝關心她一下。

   她長長的嘆了口氣,竟然道出了一樁幾百年來的是非恩怨…… 蘭花嘆了口氣,說:既然把你叫來了,就跟你說實話。

  不過,出了這個山洞,我就不承認了。

  其實我是錫伯人的后裔,先人跟魏四的先人有些關系。

   什么?我不由得驚叫出聲。

   她繼續說:據說幾百年前,一個隱世的藥王收了三個徒弟,其中就有我們花魏兩家的先人。

  后來,藥王死了,三個徒弟反目成仇,把藥王留下的醫書撕成三份,分道揚鑣,自此再也沒有見過。

  算了,這些都是陳年舊事,而且一代傳一代,說不上真假。

  不過,我知道魏四現在的態度肯定是寧可信其有,所以才娶我的。

   我疑惑的問:你家也行醫? 她搖搖頭,說:沒有! 那就不合理了!首先,你們家為什么不行醫?就算是醫道中落,那魏四又怎么知道你們就是花家的后人?還有,你看過那本書嗎? 蘭花說:書我的確沒看過。

  不過我聽我娘說過。

   你娘?我一頭霧水。

   她吐了口氣,說:其實,我爹不是花家的人,我娘才是!這么跟你說吧,我們家的男丁一直不旺,到了我外祖父這一代,就生了我娘一個孩子。

  祖輩定下的規矩,醫術傳男不傳女,我娘苦苦哀求,可我外祖父就是不同意。

  她一氣之下跑出來嫁給我爹。

   我不解的問:那你應該跟你爹姓才對啊? 我小時候也這樣問過我娘,她非常生氣,拼命地打我,警告我只要身上流著錫伯人的血,一輩子只能做錫伯人。

  關于醫書的事,是她臨死之前告訴我的,后來魏四就去逼婚。

  哎,后來我想可能當時我爹偷聽了我娘給我說的話,這才傳到魏四的耳朵了。

  小寶,你幫幫我,求你了,你看看,這些都是他打的,他就是個混蛋。

   傷倒也罷了,這里的男人基本上都打女人,可看著她胸前的針眼,我真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那些針眼……也是他扎你的? 蘭花又哭起來,說:小寶,事情不像你看的這么簡單!其實……其實他給我下毒了。

   什么?聽到這幾乎只有武俠小說里才有的情節,我差點蹦起來,眼珠子瞪的老大。

   那個混蛋野心很大。

  他不光在我身上下了毒,我爹也可能是被他害死的,還有……還有……感覺他好像要動手了。

  小寶,要是不阻止他,我們都要遭殃的。

  她臉色蒼白,好像看到了極其可怕的東西。

   我下意識的回頭望了望,茅草依然遮掩著山洞,顫聲問:他要動手干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有種預感,不詳的預感。

   那你到底想讓我干什么?后背陣陣冷風吹來,搞得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想讓你跟他學醫。

  只有這樣,才能掌握一些信息,探知到他的陰謀,也好及時的阻止他! 可是,他怎么可能讓我跟他呢?我早已經被嚇的心神不定,根本沒有聽出其中存在著極大的矛盾。

   他要做的事,一個人應該完成不了。

  我想辦法說服他。

  小寶,求求你,至少你要想辦法幫我把毒解了。

  我知道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

  今天我就答應你,等你幫我解了身上的毒,我這個人就是你的,你想怎么樣都行!她臉上涌上一絲緋紅,真是面若桃花,嬌艷欲滴。

   突然間,覺得她不像快三十歲的少婦,更像是一個含苞待放的處子。

   本來我就很羨慕魏四爺,既然有機會,自然不能放過,立時答應。

   蘭花拉著我的手,輕輕的倒在我的懷里,幽幽的說:小寶,以后就靠你了。

  再跟你說個秘密,魏四根本就沒碰過我,所以……所以……以后我會完完整整做你的女人!說完,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腰間,神情旖旎。

   我怦然心動,要不是忌憚她中了毒,真想將她就地正法。

   過了一會兒,她身上將頭發挽到耳后,說: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過會兒走!以后我們盡量的保持距離,過幾天我會跟魏四說,讓他收你到徒弟! 我激動的點點頭,看著她離開。

   就在她撩起洞口的茅草出去時,夕陽的余暉照了進來,我的眼一花,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東西,卻又像什么都沒看到…… 從洞里出來,感覺頭微微的有點痛。

   也許是激動吧,我安慰著自己。

   快到村口,我看到村長的媳婦春杏站在路邊。

   她看我過來,迎上來說:小寶,正好有事要跟你說,你跟我來。

   我心里暗道:這是怎么了?好像所有的人都找我有事似的。

  想歸想,這個女人是得罪不起的,便跟著她往前走。

   春杏的臉拉的很長,我心里一陣的慌張。

  說起來打春杏進了這個村,對我就像大姐姐一樣的照顧,有時候看我身上的衣服破了就把我帶到家里給縫補好,過年還會專門為我做雙鞋。

  在春杏眼里,我應該就是個乖巧的小孩子,而在我的眼里,春杏是個嚴厲而體貼的大姐姐。

   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春杏冷冷的問:小寶,你跟我說,你把春桃怎么了? 我一愣,連忙搖搖頭,說:沒怎么啊!發生什么事了? 這應該我問你吧。

  你別裝,要是沒什么事她昨天晚上那么晚了還跑去找你干什么?而且一回到家就哭,問她怎么回事又不說!你快點告訴我,否則……否則……我再也不理你了。

  春杏有點生氣。

   看她這樣,我覺得委屈,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說:我沒做什么,也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真的。

  說什么我也不能把魏四在春桃身上做的事說出來,畢竟我過幾天可能要跟他學醫,而且還期待著有一天能跟他一樣。

   春杏氣呼呼的說:你是不是不承認?你不承認也可以,以后我不理你了!說完,扭頭走了,留下我一個人茫然的站在山路邊上。

   過了很久,我才從茫然中清醒過來,憋屈著臉回家,感覺頭更痛。

   我回家躺在炕上,翻來覆去,實在想不通事情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春杏的話讓我很傷心。

  我一直把這個女人當成自己的大姐姐,想著以后只要自己能出人頭地,一定會好好照顧她,讓她過上好日子。

   春杏的命不好,嫁給魏有德三年多了,一直沒有孩子。

  為此,她的婆婆沒少揶揄過她,有時候當著她的面罵什么公雞母雞的,含沙射影的諷刺她。

  她也知道這些事情,到底覺得對不起魏家,也就忍了。

   等爹過來叫我吃飯,我也不起來,只是躺在炕上發呆。

  令我想不到的是,春桃又跑了過來,更可氣的是她竟然抿著嘴不讓自己笑出來的樣子。

  我看著她一眼,扭過頭去,不理她。

   春桃推了我一把,問:你怎么了? 我依然不理她。

   春桃撇了下嘴,說:我知道今天我姐姐找你了,她回家跟我說了。

  我也知道她肯定是冤枉你了,可是我又沒辦法把事情跟她說明白,讓你受委屈了。

  你別生氣了,我這不過來跟你把事情說清楚嗎!你快起來!她的話里三分嬌媚七分嗲意,弄的我心里舒服,也不生氣了,從炕上爬起來坐著,看著她。

  只見她妙目微睜,睫毛低垂,臉蛋紅撲撲的,說不出的嫵媚,尤其是她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迷離,處處透著柔情蜜意。

   我的心一動,想著蘭花,想著她依偎在我懷里啜泣的模樣,頭突然間有些迷糊,腦海里依稀的出現了一個影像,看不太清楚,可能感覺這個影像的存在。

   你怎么了? 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等我回過神來,發現春桃正緊緊的抓著我的手,驚愕的望著我。

   我的手伸到她的胸前,大概只差幾公分就摸到她了。

   我連忙將手收回來,訕訕的說:沒……沒什么?突然間走神了,我不是故意的。

   她低著頭沒說話。

   我心跳的厲害,連忙岔開話題,問: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姐姐沒頭沒臉的罵我? 春桃嘴角挑了挑,說:為了我挨她頓罵你還不愿意啊? 真不知道這個小丫頭到底要做什么,我無奈的嘆了口氣,說:愿意!你明天讓她接著罵,行了吧? 雖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不過看她并沒有生氣,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看來這個小妮子對我也是……嘿嘿,等我真的跟了魏四爺,那以后自然更是艷福不淺了。

   干嘛笑的那么惡心?春桃氣呼呼的問。

   我連忙說:沒有!想著能為你挨罵,心里高興! 一、女性同居 成本比男性高成本一: 社會文化成本目前,對于同居,社會上可能持寬容態度,但寬容卻不代表肯定。

  從古到今,如果男人一而再再而三 戀愛同居分手,會被稱為"風流才子""風流倜儻",這樣的經歷,在男人口中,也成為他們炫耀的資本。

  同樣的情況對女性來說,卻是不光彩的,女性經常會被人認為“水性楊花”、“殘花敗柳”。

  很多人認為,只要自己認為不吃虧,外界的看法不重要。

  可是,社會文化對男人的風流是寬容,對女人卻很苛求,當女人再一次戀愛或者走進 婚姻的時候,要承受比男人多很多的社會輿論。

  這不公平,但就是現實,至少目前無法改變。

  成本二:身體健康成本男女身體特點決定了同居后,女性容易感染患上婦科病等病癥。

  如果一不小心懷孕,對女性的健康損害大,處理不當容易留下后遺癥。

  懷孕的風險,幾乎全由女性承擔。

   婚前同居 女人的"成本"要比男人高的多成本三:生理成本女人比男人老得早,25歲身體機能開始走下坡路。

  同居幾年下來,女方人老珠黃, 男方青春仍在,事業上升,雙方卻不一定能走入婚姻。

  成本四:經濟成本戀愛時,大多數男方會主動埋單,當然AA制也是一種很合理很時尚的方式。

  一旦同居,雙方就轉化為一種既不是戀愛又不是婚姻的尷尬關系,少了戀愛的浪漫,卻多了經濟上的負擔。

  成本五:心理成本經過同居,男人心理信心爆棚,因為他們更懂得如何去討好、應付女人,對女性更有經驗;而同居后戀愛失敗,女性通常會留下心理陰影,越來越不自信,在處理下一段感情時更傾向于結婚,而不是享受愛情。

  二、同居會阻礙婚姻進程研究發現:一個人同居的經歷越多,對婚姻生活就越排斥。

  同居并不能幫助人們進行所謂的婚前嘗試。

  換句話說,同居關系維持得越長,不結婚的可能性就越大。

  而且美國學者在調查中還發現,經過同居而結婚的夫妻比沒有經過同居而結婚的夫妻離婚率更高。

  婚前同居 女人的"成本"要比男人高的多因為同居者沒有承諾,只有類似君子協義的約定,這種自由越持久,同居者就越是厭惡婚姻中的各種束縛。

  也就是說,從同居中未必能學到有效的婚姻經(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驗,反而會阻礙婚姻進程。

  三、男人自相矛盾 女人后悔同居中國人民大學潘綏銘教授一項關于大學生同居調查結果顯示:大學生在對婚前同居持寬容態度的同時,特別是男性,對自己法律上配偶的童貞卻看得非常重要。

  對“假如你的戀人失去貞節,你還與她結婚嗎?”這個問題,有53.4%的男大學生選擇了“不”,同時,76.6%的未婚同居女性認為同居對自己身體產生了嚴重影響,62.4%的女性對自己的同居行為表示后悔。

  延伸閱讀:有勇氣敢于未婚先同居的女明星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