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oz 聖 姦 伝説 リース



小麗安慰了下自己,就躺在床上脫衣服。

   拿了針頭, 老王一回頭就看見光溜溜的小麗。

   豐潤柔嫩的肉體,帶著強烈的視覺沖擊,瞬間將老王震撼。

   他耐住熾熱心火,情不自禁走了過去。

   就在老王剛到小麗身邊時候,突然 感覺腳下一滑,哐當一聲,整個人撲在了小麗身上。

   渾圓的 胸部頂在胸口,暖熱的胴體侵蝕全身,老王忽然有了反應,不經意間,忽然間就碰到了小麗柔嫩的大腿上。

   小麗立馬羞紅臉,急忙喊道:哎呀, 王叔,你壓死我了! 老王這才反應過來,猛的起身,不住道歉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里有凳子,所以摔倒了……不好意思…… 老王裝作一臉慌張,連忙道歉,雙手在小麗絲襪腿上不斷摸索。

   哎,王叔,你太不小心了。

   小麗覺得王叔是男友的師傅,哪敢對自己胡來,如此這般,定是不小心吧,于是就原諒了他。

   而老王心里暗爽了一把,緩了口氣,一只手按在小麗腿上,另一只手扶正胸部,仔細的對上面消毒。

   看著眼前的事物,老王只想撲上去狠狠嘬一口。

   他用手輕輕按壓胸部,以找到最好的角度。

   那種綿軟帶著清香的味道,讓老王突然回到了年輕時候。

   這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可問題是,若這樣揉捏下去,小麗絕對會發現。

   老王眼珠子一轉,立馬心生一計,道:小麗啊,你這胸部有點松弛,待會紋身的話,可能效果不好。

   小麗要的是最好的效果,這會一聽達不到要求,立馬急了,道:哎呀,王叔,您手藝高超,就幫我想想辦法唄。

   有是有……就是看你能不能接受。

  老王道。

   快說吧,究竟是是什么?小麗道。

   簡單,就是我用手給你按摩五分鐘,這樣的話,你胸部上的皮膚會變得緊致,紋身出來的效果就很好。

  老王 說道

   這…… 一聽要按摩自己的胸部,小麗心里是一萬個不樂意,但都來了,總不能什么都做就回去吧。

   況且自己最想要就是那個小狐貍,這地方很是隱秘,換做別人,小麗壓根就不放心,這次是看在老王是 周康師傅,又是自己長輩,才答應讓他紋,再加上老王跟周康是忘年交,更不會占自己便宜。

   哎……行吧,王叔,我可是相信你才讓你這樣做。

  你別讓我失望啊。

   說完,小麗眼睛一閉,整個人放松了許多。

   老王又重新打量了下小麗。

   圓潤的 身子,雙腿修長,肉色絲襪泛著明亮光澤。

  在大腿根部,絲襪截止,再往上就是誘人的龍潭水穴。

   老王深深吸了口,滿鼻子都是年輕 女人的芬芳。

   趁小麗閉眼,老王微微俯身,重重吸了一口。

   誘人的香味沁人心脾,那特殊的形狀,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老王伸手了,他用指尖在她的胸部上跳躍。

   小麗舒服的哼了一聲,她只覺得有股微弱電流,順著胸部一直躥到小腹,直到最全身各個地方。

   小麗不斷摩擦,那感覺,簡直就像是被火燎了一樣。

   啊……小麗終于忍不住了,輕啟紅唇,紅紅的小臉,像是要擠出水道:王叔不要……我可是你徒弟的女人……我們……我們不能這樣…… 老王聽到小麗的聲音,感覺渾身都在冒火,他緩了口氣,對著她的那片雪白輕輕吹了一口,小麗又悶哼一聲。

   老王的手始終沒閑著,用指腹在小麗胸部上不斷摩擦。

   王叔……別……我快受不了了……別這樣……會對不起周康的。

   老王一聽,小麗絕對是來感覺了,心下狂喜,手上慢慢加大了力度,揉捏個不停。

   自己底下也逐漸有了反應,高高的帳篷,隨著自己前前后后,硬是在紋身臺上頂來頂去。

   真是太柔嫩了! 感受著手上的嫩滑與綿軟,老王的呼吸跟心跳越來越快,呼吸十分急促。

   隨著頻率加快,小麗忍不住啊了一聲,旋即捂住嘴,一臉尷尬的看著老王。

   能讓自己的胸部得到如此程度的快感,小麗還是頭一次見。

   這是她人生中最獨特的體驗。

   老王故意將帳篷頂在小麗腿上,嚇的小麗身子一緊,那種奇怪的滾燙感覺,立馬讓她沖上了云霄。

   此時的老王只想拉開拉鏈,讓自己狂躁的激情全力釋放。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小麗太過年輕,又是徒弟的女人,這樣做太過禽獸。

   于是,老王生生忍住了沖動,手上的力道也逐漸減弱。

   小麗十分敏感,覺察到了老王的異樣,便嬌聲道:王叔,周康馬上就回來了……我先走了……&rd(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quo; 小麗像受驚的兔子一樣,羞紅了臉急忙下臺,下臺子的時候,竟然發現上面有個清晰的印子。

   老王饒有趣味的看著小麗,心道,這小麗姿色上乘,能有這么大反應,定是周康沒叫公糧,否則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種表現,實在是叫人無法忍受。

   老王沒有強求,而是關心道:行吧,以后的時間很長,等你有空了,就直接來吧……對了,我剛才給你做的按摩,你有什么感覺? 感覺……小麗羞紅了臉,深深低頭,道:舒服……王叔,我可是周康的女人啊……他是你徒弟…… 老王故作不懂,傻傻說道:哦,我知道,我知道,周康是我的得意門生,你的紋身我保準做好。

   嗯嗯……我先走了…… 小麗背過身子,將連衣裙套了下去,那姣好的身子,看的老王心中難耐。

   小麗……我一定要把你拿下!老王重重說道。

   之后的幾天里,再不見小麗的影子。

   這讓老王很是難受。

   師傅,我那瘋婆子要你給她紋身,就在我家,你啥時候去啊。

  周康大大咧咧,一邊走一邊喊。

   去徒弟家里,給他女人按摩? 老王是在是不要太開心,但臉上卻出奇平靜,佯裝不耐煩道:哎,真是麻煩,徒弟啊,你給她瞎紋個算了…… 周康一聽臉色突變,看著老王道:師傅,你說啥話呢?咱們做的是藝術,藝術講究精益求精,不能將就!我手藝不好,根本就不行。

   說完,周康將家里鑰匙一丟,轉身就走:師傅,謝啦,朋友約我打麻將,我先去了! 拿了鑰匙,老王猴急了去了周康家里。

   一進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就撲面而來。

   定睛一看,面前一女子婀娜多姿,一身絲綢睡袍垂肩而下,映出若隱若現的臀部,甚是迷人。

   小麗聽后面有人,急忙轉了個身子。

   轉身太快,面對老王時,胸前忽然甩了一下,看的老王心口發熱。

   王叔,你來了,快,快進來!小麗道。

   老王做到沙發上,小麗就忙前忙后的給倒水。

   俯身的時候,老王一眼便望穿了小麗的身子。

   兩片雪白直直垂下,在空中不住徐晃,里面則是修長大腿,腿縫嚴絲縫合,嫩肉白皙純凈,光是一看,就讓人浮想聯翩。

   老王咕嘟咕嘟喝了好幾杯水,身上的欲火才慢慢消退。

   小麗啊,周康說你叫我?是不是也是紋身的事情?是的話咱們就盡快開始吧。

  老王急著說道。

   小麗突然癡癡一笑,道:王叔,是我讓周康叫你的。

  上次在店里,我感覺不好,那里人多,我怕風言風語…… 小麗越說臉越紅,到最后直接羞的抬不起頭。

   老王一聽當下樂了,你說了這么多,無非就是怕人知道,我老王動徒弟周康的女人么,呵呵,周康動你是動,我動你也是動,都一樣,害羞個什么,便故作不知,假裝糊涂道:哦,原來是怕人多啊,其實我也覺得人多不好,這里沒人,我就給你好好做吧 哎呀,王叔,我的意思是……你今天能不能不按哪里……給我紋個身就行了。

   小麗嬌嗔一句,急忙捂住衣服,說道:王叔,我可是你徒弟的女人啊,你待會了可要趁著點,別再那樣了……不好。

   老王一聽心里笑開了花,再看小麗焦急略帶渴望的表情,老王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認定這女子口是心非,嘴里說不要,其實身子想要的厲害,就道:行吧,我聽你的,不過我們手藝人,講究的是精益求精,我給你做,必然要做個完美的紋身……我即使周康的師傅,又是你的長輩,怎么會占你便宜,無非力求完美罷了。

   小麗有點猶豫,不過轉念一想,王叔說的很有道理,況且他還是自己長輩,又是自己男人的師傅,怎么會對自己動手動腳。

   好! 小麗開心的嗯了一聲,旋即熟練的脫下睡袍,毫不避嫌的躺在沙發上。

   雖然是第二次見小麗身體,老王依舊看的口干舌燥,心神不寧。

   王叔,快開始吧。

   小麗扭動了下身子,上身呼啦呼啦不住擺動。

   和上次一樣,老王專攻一個胸部。

   在他手指掌心按摩下,小麗臉漲得通紅,嘴里還不住發出嗯嗯丫丫的喊聲。

   老王想聽小麗放開時候的聲音,便道:哪里不舒服就叫出來吧,叫出來好點,也算是個釋放。

   小麗一聽釋放,感覺渾身都在燃燒,家里又沒人,想大聲叫出來,可理智告訴她,不能叫! 絕對不能在老王面前叫出來。

   于是,小麗便壓住聲音,在鼻孔輕輕哼了出來。

   嚶嚶唧唧,聲音越來越大,老王就像是收到鼓舞一樣,手上加快了頻率,力道也大了不少。

   就在小麗嚶嘰聲最高時后,老王突然停住,道:小麗啊,你之所以一邊大一邊小,估計跟你穴位不暢有關,要不要我給你做個特別的,舒緩下血脈。

   啊! 突然停住,小麗只覺得渾身難受,急忙說道:快,王叔,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這會難受死了,你快幫幫我。

   老王盯著小麗的丁字褲,只想用指頭勾起來,好好的欣賞里面的風景,便道:我給你把丁字褲脫了吧,很快的,很快就好…… 小麗十分害臊,覺得這樣做有點不妥,道:王叔……我怕…… 自己已為人婦,這會又被王叔親自撫摸,小麗心里愧疚的不行,打心底覺得對不起周康,就用手輕輕推開王叔,不讓他再動自己。

   王叔早料想到她會拒絕,也不心急,緩緩說道:放心吧,沒事的,王叔我又不是別人。

  我不會亂碰的…… 一聽亂碰,小麗立馬羞紅了臉,紅撲撲的小臉蛋,就像被煮熟的螃蟹殼,悠然動人。

   小麗緊咬嘴唇,心道,王叔是個老實人,人品很好,可即便這樣,摸自己底下,那完全就是逾越了自己底線,再想到周康,小麗更是滿心愧疚,遲遲不敢答應。

   怎么?還紋不?我紋身了大半輩子了,手干凈的很,要是懷疑我,我看就別紋了!老王故意生氣,丟了手上鑷子轉身離開。

   別!小麗一下急了,心道老王是出了名的好人,這樣無緣由懷疑他,根本就是不尊敬他,當即心里一橫,道:王叔,我信你。

  你人那么好,肯定不會亂來……來吧,我配合你。

   哎,真是麻煩。

   老王故作委屈,心里卻樂開了花。

   第一次脫女人的丁字褲,老王很是緊張。

   小麗渾圓飽滿的屁股輕輕抬起,老王則細心的將一只手墊在他屁股底下,另一只手慢慢勾出丁字褲,取出的瞬間,女人的味道撲面而來。

   老王大口呼吸,恨不得將這些氣味全部吸進自己肺部。

   唔…… 褪掉丁字褲,小麗一下沒了束縛,感覺渾身都在發熱,這種感覺讓小麗感覺無比羞恥,可直覺告訴自己,王叔還沒做過分動作,便微微忍住,只想著讓老王快點結束。

   此時的小麗緊閉雙眼,整個人的表情,讓老王一覽無遺。

   微微皺眉,緊閉嘴唇,羞澀的樣子,讓老王心火翻騰,他恨不得立馬撲在小麗身上,讓她盡情享受做女人的無比快感。

   心下雖是焦急,但老王卻沒這樣做,他輕輕伸手,手掌直接捂在小麗胸口。

   啊!小麗驚呼一聲,立馬睜開眼睛,瞪著老王道:王叔,你干什么! 我……我…… 老王還在享受,被小麗一叫立馬嚇的僵在原地,半天才說道:那啥,小麗,你別激動,我只是給你按摩下,要不然待會紋身不但沒效果,還會產生副作用,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小麗自然不懂這紋身的道理,聽老王這么一說,囁囁道:真的嗎?你確定是這樣? 都這會了,再不確定那就是找死,老王立馬說道:的確是這樣,這底下是乳腺,要不充分按摩使其變軟,紋身后很容易得乳腺癌……小麗啊,乳腺癌你總知道吧,要是得了乳腺癌,半個胸都要切除的! 這么嚴重! 小麗嚇的瞪大眼睛,完全想不到,一個小小的紋身,若是前期工作做不好,竟然會引發這么嚴重的后果。

   咽了口口水,小麗一臉驚恐道:王叔,既然這么嚴重……我……我還是不紋了…… 權衡之下,小麗覺得冒這么大風險不劃算,當即便有了不想紋的想法。

   老王怎么料到小麗會這樣說,此時的小麗完全是個到嘴的肥肉,這會丟了啥時候還能吃到手。

   眼珠子一轉,老王立馬將手摁在小麗胸口,耐心解釋道:不過這個你放心,只要好好按摩,不僅能紋出好的效果,還能減少乳腺癌的發病率…… 老王將乳腺癌的發病率胡亂說了一通,目的就是讓小麗知道,這地方要經常按摩,而且是專人專按,這樣才減少發病率。

   小麗將信將疑,眼睛咕嚕嚕看著老王,許久才說道:行吧,我相信你,但是你不準亂摸…… 想啥呢?這是我工作!老王脫口而出。

   就這樣,老王將手輕輕搭在小麗胸口。

  微微用力,在她胸口不住按壓。

  綿軟的感覺就像觸電,老王只感覺半個胳膊都酥麻無。

   小麗一臉緊張,緊緊閉著眼睛,嬌羞的模樣,讓老王忽然有了感覺。

   老王摸的燥熱難耐,便趁小麗看不見,徐徐前傾身子,朝小麗身上壓了上去。

   小麗感覺胸口越來越壓抑,覺得奇怪,就睜開眼睛。

  驚奇發現老王竟然朝自己俯身過來。

   啊!小麗嚇的大喊一聲,連忙捂住胸口。

   老王則被小麗的尖叫聲嚇了一跳,連忙道歉道:對不起,是我剛才沒站穩,不好意思…… 老王立馬站直身子,臉上做出一副可憐模樣,故意讓小麗覺得自己很無辜。

   也沒什么…… 小麗眼神躲閃,但心里知道的明明白白,老王一定是想趁機對自己做點什么,否則不會這樣激動。

   不知是不是自己太過敏感,小麗起身的時候,竟然聞到了老王身上甜膩的味道。

   說準確點,就是老王身上的味道。

   小麗輕輕吸了一口,立馬感覺渾身燥熱,她知道這是什么東西,更知道這人是自己男人的師傅,眼下不管發生什么,一定要把持住自己,決不能讓周康帶了綠帽子。

   王叔…… 一不留神,小麗竟然喊出了王叔的名字,并且模樣曖昧,看的王叔神魂顛倒。

   不行! 王叔給自己重重說道,小麗還是個孩子,不能這樣,要解決只能靠自己。

   小麗,你先等下我,我去去就來。

   老王說完,頭也不回就往里面房間走。

   小麗很是失望,望著老王背影不住發呆,心道,王叔啊王叔,我是周康的女人,你可是周康的師傅,這樣做,真的就合適嗎? 想到王叔剛才頂自己的感覺,小麗急的渾身難受,她趁老王沒有走遠,跳了下來,一把抓住老王背心,嬌聲說道:王叔,今天就這樣吧,周康待會就回來了,要看到了不好。

   周康! 老王心里一驚,這才想到自己還在周康家里,就直接轉身過來,對小麗說道:那行…… 近身的時候,老王鼻尖一陣甜膩香味,他細細聞了幾口,發現竟然是女人底下的味道。

   這味道彌漫在空氣中,越來越醇厚,老王忽然意識到,小麗快把持不住了。

   再看小麗的臉,此時她一臉魅惑,完全像是沒了魂魄,整個人稀軟的躺在那里。

   小麗快不行了,她這分明是把持不住。

   老王心里一緊,魔怔般的往前走,誰知剛走過去,就咣當一聲,不小心撞在了桌子邊緣。

   更要命是,撞的地方不偏不倚,正中自己小腹底下。

   這可是自己的命根子啊! 老王一陣難受,疼的臉都白了。

   王叔,你怎么了? 小麗見老王臉色難看,立馬用手捂住老王小腹,關切問道:王叔,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啊,來,我看看到底怎么了。

   老王疼的說不出話,就松開手,讓小麗看看。

   小麗半天都打不開拉鏈,便扶起老王,讓他躺在沙發上,把褲子脫了看到底怎么回事。

   老王點了點頭,就躺在床上,頓時,一個暖熱的小手就貼在了老王臀部。

   隨著小手逐漸下滑,老王感覺渾身酸爽,尤其是褪掉內褲的時候,老王更是爽的差點叫出來。

   可更令老王奇怪的是,剛才疼的要死的地方,隨著內褲脫下,那疼痛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在老王琢磨這究竟怎么回事的時候,小麗突然啊了一聲,捂住嘴喊道:王叔,你怎么? 老王雖然不知道小麗說的什么地方,但卻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竟然有個柔嫩的小手在上下摩挲。

   這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此時的小麗更是面紅耳赤,她用手撥弄了幾下后,立馬對老王說道:王叔,周康很看重你,你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我給周康怎么交代,快來,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老王睜眼一看,我勒個去,小麗竟然踩在沙發上,做了個蹲便的姿勢,直勾勾看自己小腹情況。

   可就在時候,外面的門鈴聲突然響起。

   不好!是周康回來了! 老王瞬間清醒,看著小麗,眼睛都差點噴出來。

   老王急忙翻過身子,褲子一提,拿起手邊毛毯就蓋在小麗身上。

   門鈴聲越來越急促,老王焦急異常,心里直罵周康來的不是時候。

   而小麗則慌忙穿上丁字褲,套上裙子,一臉不舍的看著老王。

   王叔,別緊張,肯定是周康回來了,我這就去開門。

   小麗說完,扭著身子,匆匆朝門前走。

   門一打開,一股子刺鼻酒味就撲面而來。

   老王側目看去,周康滿臉微醺,看樣子可了不少酒。

   呀,你怎么喝成這樣了?快來,快進來。

   小麗扶著周康,一步一步朝房間走去。

   就坐后,周康一把捏住小麗胸口,瞇眼說道:給我把衣服脫了! 啊! 小麗被周康狠狠捏住,心里跳的不停,當即大喊一聲,道:周康,王叔在這,別這樣。

   微醺的周康聽見師傅在這里,突然清醒了不少,他看看大廳,老王正襟危坐,正在款款品茶。

   把門關上,就五分鐘。

   周康十分強硬,說完就一腳關上門,將小麗抱起,一把丟在床上。

   周康舔了舔嘴唇,深深吸了口小麗身體的味道,微微一笑,道:小麗,今天你就趴著,我從你以后面來。

   別……你輕點…… 小麗滿臉嬌嗔,嘴上雖然說不同意,但心里卻不停喊要要要。

   之前被老王碰觸,自己渴望還沒消減,現在又遇見周康,若是能好好體驗翻云雨滋味,那今天簡直就太開心了。

   …… 客廳里,老王很是緊張,他怕徒弟發現自己玩弄他女人。

   可之后再看,這周康醉的不輕,一進來就被小麗攙扶進去,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在這,心下大喜,就輕輕抿了口茶,仔細觀察房間里面的動靜。

   隨著臥室門被關上,老王忽然意識到,這夫妻兩在里面,會不會做點什么? 老王越想越難受,心下著急,就站起身子,偷偷摸摸朝臥室走去。

   還沒到門口,老王就聽見里面大聲嬌喘,小麗不住喊道:快點,別親了,快點進來!快點啊! 果然在里面翻云覆雨! 老王重重咽了口口水,輕輕將門擰開。

   透過門縫,老王清楚的看見,小麗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上半身沒穿衣服,兩個纖長大腿高高劈叉。

   老王的角度,正對著小麗劈開的這面,稍作調整,就能看見小麗漂亮的身子。

   老王瞬間安耐不住,一只手不自禁伸進了褲子。

     采訪人:皮雪雁  講述者:盼兒  年齡:29歲  職業:個體  采訪地點:橋西某小區  我希望自己不會再錯下去  采訪那天,本來約好下午盼兒到茶館,但當天上午,她就急著打電話,說自己出不來,約我馬上過去。

  那種急著傾訴的迫切心情,從話筒中傳遞了過來,我便答應了她。

    被出租車左轉右轉帶到了一家綜合商店門前,見到了正在門口焦急等待的盼兒。

    盼兒很文靜,說話帶著點鄉音,透出幾分純樸。

  很清秀的一張臉,看不出太多歲月的痕跡,一雙細長眼睛里,卻透出深深的迷茫。

  沒說話時,就一直嘆氣。

    結婚前,我們只見過三次面  我是保定農村人,去年春節后和老公來到了這個城市,開了這家小商店。

  先說說我和老公的婚姻吧。

    我1 5歲的時候,家里就給我和他訂了婚。

  說了你也許不信,我和他訂婚的6年里,只見過3次面。

  那個時候我什么也不懂,但是我知道,我得聽父母的。

  按照我們那里的習俗,每個女孩兒都是這樣過來的,我當然也不能例外。

   口述我愛上 小我5歲的“ 初戀”(3/3)  21歲那年,臘月廿二,我嫁給了這個只見過3次面,手都沒拉過的男人。

  老公對我很好,除了不會甜言蜜語,不會表示關心,什么都依著我。

  過了年正月十八,老公出門打工去了,我就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

  他一走就將近一年,這一年里,只給我打過一次電話,說:你在家有事嗎?我說:沒事。

   他說:沒事就好,那我掛了。

  按你們城里人的話說,還在蜜月期,我們就分開了。

    婚后的 生活寂寞而又單調。

  兩年后,我的女兒出生了,女兒給我乏味的生活增添了一份樂趣。

  又過了兩年,兒子來到了這個世界。

  家里的地逐漸減少,生活有些困難,于是我和老公把一雙可愛的兒女留給了老人,雙雙出來打工。

    初戀留下遺憾的尾巴  在和老公結婚前, 我有過一段打工的經歷,在鄉鎮的一家工廠里上班。

  在那里我喜歡上了一個男孩子,他是外鄉人,家離我們家有一二百里路,我們很談得來。

  父母知道后,堅決不同意。

  媽媽的最后通牒是:如果你非要這樣,我們就當沒有你這個女兒。

  那個時候,我覺得我是媽媽的女兒,如果為了自己的幸福就讓父母傷心,有些不值得。

  在親情和愛情面前,我選擇了親情。

  口述:我愛上小我5歲的“初戀”(3/3)  再見到我的初戀,是在我的女兒出生之后了,我們是在縣城的集市上偶然碰到的。

  他見我的第一句話是:你過得還好嗎?我說:還可以。

  那次見面,我們聊了好長時間,分手的時候互留了電話。

  從那時起,我們偶爾發發短信,通通話。

    兒子出生后,我覺得這樣下去也沒什么必要,就把自己的手機號換了。

  換號之后沒多久,就又感到特別后悔,可再給他打電話的時候,先是無法接通,后來不是關機就是欠費,再后來這個號碼就成了空號。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很后悔。

  這段經歷給我留下了一個遺憾的尾巴,也為我以后的生活埋下了隱患。

  如果那時候我們繼續保持聯系,我也許就不會和現在的這個他發生現在的事情。

    我的心靈出軌了  去年春節后,我和丈夫來到石家莊,開了這家小店。

  小店距離居民區很近,每天人來人往的,生意也還不錯。

  老公負責進貨,我每天就在店里。

  日子過得平淡而又安寧。

  口述:我愛上小我5歲的“初戀”(3/3)  突然有一天,他進了店。

  知道嗎,看到他的那一眼,我就驚呆了:他說話時的表情, 舉手投足,和我的初戀簡直一模一樣。

  我心里就莫名地對他產生了好感。

    他經常到店里來買東西,我們也就慢慢熟悉起來。

  我漸漸知道了很多關于他的情況,他是一家洗浴中心的服務生,今年22歲。

  熟悉以后,他也跟我說起他過去的一段失敗的戀情。

  可能就因為第一次見面時的好感,我迷迷糊糊喜歡上了他。

  有一次,他半開玩笑地說讓我幫她介紹對象,我就讓他給我留下了電話號碼。

  開始我還真想給他介紹個好的,可不知為什么我自己就想跟他聯系。

  我用不同的名字,給他發短信,他那時候還不知道我的電話。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那么做,直到后來我才告訴他那是我的電話號碼。

    我覺得我沒有錯。

  男人結了婚就可以在外面找別女人,女人難道結了婚就一定要從一而終嗎?再說我也不會和老公離婚,只是一種 感情上的寄托。

  口述:我愛上小我5歲的“初戀”(3/3)  后來我對他說:我不否認我喜歡你,但是我有家庭,有孩子,有老公,只能把你當成弟弟。

  他說他也只是把我當成一個姐姐,不可能破壞我的家庭。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我怎么也放不下他。

  這種感覺,在老公身上根本沒有。

    其實我的老公是個好人,實在、本分,但我從他那里根本得不到任何心靈的安慰。

  他知道心疼我,卻從來不知道表達,一句暖心的話都沒說過,更不要說什么甜言蜜語了。

  我的生日、情人節、結婚紀念日他從來不記得,我覺得很悲哀。

  我的朋友的老公,每到生日、節日就會給她們買東西,不管花錢多少,那是一份心意,但他從來沒有。

  我也和老公說過,結果他卻說,結婚都這么長時間了,還計較這些!要不就說,你要是看誰好就跟誰過去。

  你說,我聽了這話心里會怎么想?從那以后,我再也不說了。

  (盼兒說到這里,眼睛里落下淚來。

  這其間,不斷地有人進來買東西,我們的談話也經常被打斷。

  盼兒還總是找錯錢,顯然有些心緒煩亂。

  )口述:我愛上小我5歲的“初戀”(3/3)  他說只把我當成姐姐  我愛上了這個比我小5歲的男孩兒。

  從我心里來說,我為他做一切都愿意,但他好像對我沒有那樣的感情。

    前些天我感覺天涼了,主動提出給他去買衣服。

  回來的時候我們一起坐在出租車上,我很困,問能不能借他的肩膀靠一靠,他說靠吧。

  我靠了一會兒說:你的肩膀好硬,可不舒服呢!他說那你趴在我的腿上吧,后來我就趴在了他的腿上。

  他的雙手緊緊靠著車座的后背,我說:你把手放下吧!你累不累呀?怕我呀?他說不是,沒有啊,然后就把手松松地搭在了我的身上。

  一點過分的動作都沒有。

    回來后我發短信問他,他說只是把我當成姐姐,不會有別的想法。

  你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你放心,我絕對不做出格的事,這也是我對你的尊重。

  我問他:你就不問問我要不要你的尊重?他說他不希望我有別的想法,因為我有家庭,有孩子。

  口述:我愛上小我5歲的“初戀”(3/3)  一天夜里,我約他到前面的公園。

  公園里到處都有戀人們談情說愛的甜蜜身影,他就陪我在公園里坐著,一直坐了3個多小時,一句過分的話都沒有說,更別說一個親熱的動作了。

  他越是這樣,我越覺得他是一個正人君子,越感到離不開他。

    我能感到他對我的好。

  有時我不開心了,他就安慰我,說他不希望姐姐不開心。

  有時候他來我的店里,會幫我做些事情,那份細心和關愛也是我從老公那里沒有得到過的。

    剛認識不久的時候,他說他肯定要找一個比他大的女人做老婆。

  我說比你大的人家都結婚了,他說那怕什么,結不了婚就做情人。

  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我,也許是我自作多情吧。

  不過后來他也說過:難道我只能做情人,不能做你的弟弟嗎?  (盼兒敘述的時候,思緒很亂,眼睛里一片茫然,每說一句話就深深地嘆一口氣。

  她一直在說:我很矛盾,不知道該怎么辦。

  )口述:我愛上小我5歲的“初戀”(3/3)  我也看了很多書,我不知道我算不算第三者。

  他現在有了女朋友,還告訴我他的女朋友懷孕了,但又說不會和她結婚。

  那天他來我店里買東西,然后那個女孩子在我面前把他接走了,我心里真是非常非常難受,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吃醋。

  我真的很矛盾,一方面希望他不要做負心的人,承擔起對那個女孩子的責任,另一方面也不甘心這樣失去他,我該怎么辦?如果就這樣放棄,我真的(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不甘心啊,我對他付出了那么多的感情。

    說到最后,盼兒突然笑了。

  她說: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可笑?自始至終都是我一個人一廂情愿的單相思?自始至終我愛上的只是一個影子?  (這個時候,盼兒的眼神里有了一些光亮,也許經過這一番思想的梳理,她已經找到了一個心靈的出口吧!)  記者手記  盼兒的老公是一個文化不高且有些粗心的男人, 他也許認為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掙錢養家,他不知道妻子的心靈同樣需要感情的交流和撫慰。

  浪漫的盼兒從他那里得不到感情的呼應和應有的關愛,再加上他們的婚姻缺少了戀愛的環節,因而就出現了這樣一種愛情缺乏癥。

  如果盼兒的老公能細心一點,多和妻子進行交流,把內心里的愛用行動和語言表達出來,盼兒就不會陷在這種虛無的感情里。

  口述:我愛上小我5歲的“初戀”(3/3)  從盼兒的敘述中,很難感覺那個男孩子對盼兒的感情里有愛情的成分。

  如果說有感情,那也許只是尊重和依戀。

   也許在那個男孩子的心中,盼兒真的只不過是一個姐姐。

    就在記者將要發稿的時候,盼兒發來了短信:她說:大姐,我想開了,我不會再錯下去了,我不會再做那些無聊的事情了,我把兒子接了過來,我想回去做個好媽媽、好妻子。

  就讓過去的都過去吧。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