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高一谈对象摸了女朋友|不哭放松一会高H



网友信件:在大学的时候没有谈恋爱,一直没遇见适合自己的,再就是怕浪费时间和 感情,到最后两个人走不到一起。

  但是,我毕业工作后,父母就催着要我找个知冷知热的男朋友。

  每天忙碌于工作,哪有时间出去搜寻男朋友。

  于是,我每天游离在(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网上。

  一次,加了个一个叫阳阳的男孩为好友,两个谈的很投机,感觉他还不错。

  在网上聊了两个月后,我们决定见面,没见面的时候就担心他是不是长得不好看,会不会年龄大,会不会是个骗子,见面后,发现人虽然不是特别的帅,但很有男人气质,和我在一起时,很有绅士风度,每次都主动给我加菜、拉椅子。

  最 令我刮目相看的是,他烧得一手好菜,为人不浮躁。

  在那之后就确定了关系,相处了半年之久都没有 冲破最后的 底线,最多就会说文艺下、抱一下。

  但是在他生日那天,我们超越了底线。

  那天我早早的请假来陪他过生日,他很感动,亲自下厨为我做了一桌子爱吃的菜。

  我们享受了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从不喝酒的我,竟然也喝了两杯红酒。

  阳阳抱着我说,你小脸红红的真好看,他的目光令我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唇靠过来,我红着脸接受,亲到激情的时候,我们两人都像要燃烧。

  他把衣服脱了,于是就脱我的衣服,开始的时候,我有点反抗,后来就忍受不了他的吻,主动放弃了。

  可能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的原因吧,他很紧张,我也很紧张,特别是他进入我的 身体时,那种刺痛令我一生难忘,我哭了,他更加无措,没有成功。

   男友以生日名义冲破 男女底线 我 好困扰在别人眼中,第一次都是很幸福的,但是我的第一次只有痛楚。

  之后,我们约会时,他怎么亲我、摸我都可以,但我不允许他再进入我的身体,因为我好害怕。

  他给我解释了很多,也给我很多时间来平静,但我依然不能想通。

  最近,他因为我一直不让他碰我,生气了,并且好多天都没有来找我了,我有点慌,现在怎么办?禁忌者回复:既然守不住自己的贞操就别一直假装矜持,否则你从一开始就别接受他身体上的要求,接受就代表你认可了这个人。

  至于你不想再次让他进入你的身体,无法是你对性知识的匮乏,你对恋爱的茫然,你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正确是,但是你知道自己不能再次犯错,你把第一次当成了人生重大的课题,就此止步不前。

  你首要从认清这段恋情,相爱的两个人有肌肤之亲是正常的,你必觉得羞愧甚至是自责,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婚前性行为也有一定的进步意义,至少能让你体会到这个男人婚前有没有生理障碍,至少你可以了解你们的男女关系是否和谐。

  男友以生日名义冲破男女底线 我好困扰你所说的慌,实际上是怕感情会有一天破裂,是觉得自己的一次不自重会导致今后的感情或者婚姻遭到打击。

  你在心里上给自己的负担太重了,这会 对你的感情产生阻碍,虽然你比较保守,但爱的时候要适当学会体贴对方。

  即使你们将来分手了,你的身体也没有白付出,因为你在感情上学会了如何辨识对方,也在感情中慢慢成长,这对你的婚姻也是顺风顺水又顺情的事儿。

  延伸阅读:放肆爱吧,那有什么 虽说张 大山已经努力让自己很小心了,但还是发出了一些动静,身旁的 嫂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嫂子,打扰你睡觉了。

  ”看到嫂子醒了,张大山满是歉意说道。

  “说哪的话呢,这有什么的。

  ” 赵雪看了眼张大山,眼中闪过一丝羞涩,昨晚上,她可是快乐的很。

  不过张大山实在是太雄厚,而且又很是是威猛,让赵雪快乐的同时,又有一些吃不消了。

  现在醒来,她发现自己的双腿,还是有些隐隐作痛,赵雪估计走路都会疼。

  看着赵雪娇羞的表情,张大山感觉自己小腹又是一阵发热。

  “昨晚舒服吗,嫂子?”张大山伸手,摸了摸嫂子滑溜溜的脸蛋。

  “哼,老是问人家舒不舒服。

  ”赵雪轻哼一声:“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来,人家不害羞啊!”“哈哈!”张大山哈哈一笑,赵雪说的有道理,这种事情,哪里用问,看赵雪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她昨天晚上,很是满足。

  “嫂子,你在床上躺着,昨晚那么累,早饭我去做吧!”张大山穿好衣服说道。

  虽说现在躺在旁边的嫂子是光着身子,让张大山有些意动,但张大山觉得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吃饭,补充一下精力最好。

  而且现在张大山最在意是 大哥 张大宝,昨晚他喝了一斤米酒,就把张大山扔进了嫂子房间,然后把门锁上。

  张大山还真怕,张大宝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穿好衣服后,张大山就走到门前,一拉门就发现,外面的锁,已经被张大宝给开来了。

  拉开门,大中午的刺目阳光,完全照射进来。

  张大山发现,在地面上,有一张字条。

  张大山蹲下身子,捡起字条,上面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张大宝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学三年级,虽说不高,但字还是会写的。

  字条上写到:“大山,我进城打工去了,你要好好照顾你嫂子,争取给咱们张家,续个香火!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大哥是不行了,只能靠你了,知道了吗?”“等我打工赚钱,然后去医院。

  要是把我身体治好了,我就回来,要是治不好,就不回来了!”看到这里,泪水从张大山眼眶中涌出:“大哥啊,你这又是何苦呢!”“就算你治不好,不能传宗接代,我也会养你的啊,长兄为父啊!”张大宝虽说脾气暴躁,但对张大山却很爱护。

  张大山爸妈死得早,在张大山六年级的时候,就得病双双去世了。

  张大山可以说,都是大哥张大宝一手拉扯长大的。

  从六年级到大学的学费,都是张大宝下地干活,一点一点的赚来的。

  张大山记得,他上大学的时候,学费不够。

  张大宝把家了养了好几年的老黄牛给卖掉,这才凑够了张大山上大学的学费。

  到了大学,张大山也很懂事,努力学习,年年拿奖学金,也攒了一些钱来。

  这次回家,他还准备把这些钱交给张大宝,哪知道对方居然就这样走了。

  “大哥……”张大山心情激动,对于张大宝,他从心里面感激。

  “你放心,嫂子我一定会照顾好的!”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随后去了厨房做饭。

  张大山下了一锅面条,做好之后,端给嫂子吃。

  吃完饭,张大山便是出了屋,到了村子转悠。

  他是大学毕业生,目光、眼界、抱负,自然不会像是农村人那样,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地方。

  张大山想用自己所学,把家乡建设好。

  不一会,就是转到了村里的打谷场。

  这打谷场,是村里一个巨大的水泥路广场,由村里众人,一块集资建造的,也是村里唯一一个有水泥的地方。

  村里人收来的花生、苞米,大部分都放到这打谷场上面。

  此时打谷场上面,有不少乡亲在忙着农活,张大山刚到家,索性就和这些陈二娃、谢大伯等人,聊聊天,大概知晓了这段时间,家乡的发展,基本上原先一样,一成不变。

  “要用我所学,建设家乡啊!”张大山暗暗想到,和乡亲们告别,张大山朝着村东边 嘎子河走去。

  嘎子河是一条清澈的小河, 河水温凉,张大山小时候,没少在嘎子河洗澡。

  张大山走了一天,也是累了,再加上有好多年没来嘎子河了,索性就过来看看,顺便洗个澡。

  哗啦啦……嘎子河河水流淌,和张大山小时候一样,河水清澈。

  天气炎热的很,再加上张大山走路过来,脸上都是汗水。

  他直接脱掉衣服,准备下河洗澡。

  忽然,张大山听到有水花声音传来,他朝前一步,透过嘎子河岸边树木间的缝隙,隐隐约约的看见在河里面,站着一个人影。

  “咦,居然还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到嘎子河洗澡。

  ”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往前走了几步。

  走到嘎子河不远处,看到河里面的人影,张大山眼皮一跳,紧接着就是感觉到自己小腹,一阵发热起来。

  嘎子河里面,站着的是一个女人。

  张大山一眼就能认出来,是村里面的 桂花姐。

  桂花姐二十五的时候,嫁到了村里,长得很漂亮,皮肤又白又嫩,身材也很好,也算是村里的村花。

  当时村里人都说,王大壮能把桂花姐娶回家,是祖上攒了八辈子的艳福。

  那时候张大山还在上高中,也正是青春期,热血躁动的时候,晚上睡不着,没少想着桂花姐。

  张大山没想到,几年没见,桂花姐的身材,保养的还是那么的好。

  那身上皮肤,就像是还没长成的苞米,张大山估计,一伸手都能掐出水来。

  不过后来传闻,桂花姐和 丈夫王大壮结婚,没到两个月,王大壮就因病去世了。

  村子里对此事议论纷纷,都在传言,说是桂花姐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也因此,村里再也没有和桂花姐往来了。

  这些年,桂花姐基本上都是过着独居的生活,一直也没有再改嫁的意思。

  对于克死丈夫这种事情,张大山自然是完全不相信的。

  张大山又是看向河里,此时桂花姐正半河岸边的石头上,玉手捧起河水,浇在了自己玲珑有致的身体上。

  冰凉的河水滑过他的脖颈,向下流淌,滑过光洁的小腹,随后又落在河水中。

  一旁看着的张大山,死死盯着桂花姐的身体直吞口水,要是自己就是那河水就好了,在桂花姐的全身游走,那感觉肯定很舒服。

  而下一刻,张大山眼睛一瞪,直接惊呆了,感觉自己小腹的火焰,疯狂燃烧起来。

  只见这时候,桂花姐忽然左手,伸向了自己身上,双手不断的动作,她双目紧紧闭着,发出“嗯嗯”的压抑声响,一脸享受表情。

  同时,她另一只手,动作一番之后,便是慢慢伸向身下…….张大山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村里的村花、漂亮寡妇,居然自己一个人在嘎子河里面,做那事。

  随着桂花姐的动作,清澈水花也被溅起。

  桂花姐紧闭着双目,玲珑有致的身体在晃动。

  她的脸上,红晕泛起。

  “啊……”一声带着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满足声音,响了起来。

  一旁看着的张大山感觉小腹火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忽然,张大山觉得桂花姐和他的眼神,互相触碰在了一起。

  张大山有些尴尬,他现在的距离,和嘎子河还是很近的,刚才只顾着看,居然忘记躲起来了。

  “大山!”桂花姐声音传来,带着意外与吃惊,她没想到,自己一个人躲河边做那种事的时候,居然有人来了。

  “桂花姐……”张大山满脸尴尬的挠挠头,一时不会,不知道怎么开口。

  桂花姐好看的大眼睛,盯着张大山打量了一会,说道:“过来。

  ”张大山顶着头皮走过去,他已经做好了被桂花姐臭骂一顿的准备了。

  “我好看吗?”桂花姐忽然问道。

  “啥?”张大山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桂花姐没骂他就算了,居然问出这种话。

  桂花姐眉头一皱,显然对张大山发愣有些不满意。

  她整个人忽然从河水里面站起来,整个人完美的身材,在张大山面前,完全展露,看得张大山呼吸一阵急促。

  太好看了!此时的桂花姐,身上还挂着水珠,完全就是一个刚出浴的美人,夺人心魄。

  张大山恨不得把桂花姐扑到河岸上,好好的缠绵一番。

  桂花姐上岸,走到张大山旁边,忽然伸出手,拉起了张大山的胳膊,紧接着便把他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是问道:“大山,我好看吗?”“好看!”张大山当即答道。

  桂花姐早年死了丈夫,自己一个人生活,显然是个寂寞难耐的美寡妇啊!对方如此主动,很显然,看上张大山了。

  “好看的话,就陪我洗洗澡吧!”桂花姐盈盈一笑,说着,一只手就伸过来,要抓张大山的衣服。

  张大山根本没穿多少衣服,没一会,就和桂花姐一样,坦诚相待。

  现在,两人衣服都已经脱了,张大山再也不像是刚才那么尴尬了。

  他一伸手,就把桂花姐的温软娇躯抱在怀里……桂花姐其实命也苦,刚嫁个丈夫,没到两个月,丈夫就病死了。

  大家都说桂花姐克夫,村里人自然不知道,但是桂花姐知道。

  她丈夫王大壮,自制力不行,把持不住。

  见到桂花姐美貌漂亮,一连几天半个月没出门,天天在家和她恩爱。

  每天这样子,半个月就脚(玉米地做爰全过程)步虚发,精力虚脱了。

  最后两个月都没撑到,直接是撒手归西,但是因此,桂花姐却落了一个克夫的名声。

  “他死了就算了,可苦了我啊,守了这么多年活寡!”享受着张大山的怀抱,桂花姐一边舔着嘴唇,一边心中暗暗想到。

  久违多年,张大山身上的男人气息,仿若把她什么压抑着的东西勾起来一样,让她心中极其难耐。

  “嗯哼……大山,快点……”忽然,张大山停下了手上动作。

  “大山,怎么了?”桂花姐睁开迷离双眼,好奇看着张大山。

  她现在正在兴头上,在这关键时候,张大山却忽然停下手上动作,让桂花姐有些不开心了。

  “桂花姐,你舒服了,我不舒服啊!”张大山咧嘴坏笑道。

  “让你抱,你还不舒服,那你还要怎样?”桂花姐白了张大山一眼。

  “你让我抱,舒服的是你,我这只是过了过手瘾,也就一会舒服。

  ”张大山满脸坏笑。

  “那你想怎样?”张大山指了指自己的身子,笑眯眯道:“桂花姐,我把你伺候舒服了,现在你是不是也该帮帮我了!”总不能一直让这寡妇舒服吧,张大山也要舒服一下。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