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臺灣 本土 a



“馬上就到 果園了, 小磊累不累啊?”“ 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撓頭回答道。

  順著山路往果園走,一路上 丁翠紅緊緊攥著 趙小磊,生怕他掉溝里去似的,拐過一道彎之后,小路變得越來越窄。

  趙小磊似乎有些害怕,下意識頓了頓腳步,想讓丁翠紅在前邊,兩人互換位置時,趙小磊感受到嫂子身上的香味,頓時像觸了電似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再往前是一個小水塘,炎炎烈日下,兩人很快就全身是汗。

  趙小磊卻突然頓住腳步,說道:“嫂子,我要洗澡澡,好不好?嘿嘿。

  ”“洗澡,現在?”丁翠紅差點兒咬了舌頭。

  雖然眼前的 小叔子是個 傻子,可畢竟孤男寡女的,等會突然來人,可就有理都說不清了,“小磊,你洗吧,嫂子給你看著衣服。

  ”丁翠紅只好找借口搪塞。

  “那我等會也給嫂子看衣服,嘿嘿。

  ”說完這話趙小磊就麻利的脫掉上身衣服,穿著個大褲衩跳進了水塘。

  “嫂子,你快下來,可舒服了呢!”趙小磊滿臉歡喜的叫著。

  本想著拉這小叔子幫忙去果園干活,這倒好,直接洗上澡了,正嘟囔著,趙小磊直接雙手捧起一大勺水,往丁翠紅身上灑去。

  夏天本就只穿了個薄開衫,這下撒過來的水直接將丁翠紅的衣服浸透,傲人之處勾勒的分外明顯。

  看著眼前春光,趙小磊喉嚨一緊,身下的大褲衩立即支了起來。

  這一幕看在丁翠紅眼里,臉上立即紅了起來,眼睛卻一個勁兒的往趙小磊那邊瞟。

  “小磊,趕緊上來吧,果園還有一堆事要做呢!”“嫂子,拉我!”丁翠紅立即將手伸向趙小磊,卻未注意到腳邊石頭,一個趔趄下,猛朝著趙小磊倒了過來……幸好被趙小磊扶住,二人很快朝果園趕去。

  “小磊,你先給果樹澆上水,嫂子有點尿急,去小便了!”在果園里干了半天活的丁翠紅,忽然感覺腹部漲的有些厲害,給今天來幫忙的小叔子趙小磊說了一聲,就趕忙的向著園子后面走去。

  由于地里只有她小叔子,因此,來到果園后面,隨便找了個地兒,丁翠紅就脫了褲子開始小解。

  “哇,嫂子…!”可讓丁翠紅想不到的是,她前腳剛走,趙小磊竟然偷偷摸摸跟了上來。

  此刻,趙小磊貓著腰躲在果樹的后面,瞪直了眼睛,因為地勢的原因,他看到了嫂子幾乎所有的美景。

  趙小磊只覺得喉嚨感到發干的厲害,死死盯著嫂子,眼睛都眨不了了。

  如果被丁翠紅看到小叔子,在偷看自己小解,她不僅會驚叫,同樣會覺得不可思議。

  兩年前的那場車禍,不僅帶走了她丈夫 趙小剛的生命,還讓趙小磊撞到了腦袋,變成了傻子。

  在她眼里,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不可能有偷窺的心思。

  可事實上趙小磊不僅過來偷看,盯著自己嫂子,他還心頭火熱的厲害。

  趙小磊之前確實是傻子,但就在幾天前他上樹掏鳥窩時摔了下來,意外的恢復了神志。

  不過他卻沒有告訴嫂子。

  因為嫂子是這十里八村最漂亮的 女人,在家里毫不避諱他這個傻子,經常都是只穿著內衣,讓他看到了嫂子不少的春光,嫂子那凹凸有致,讓他著迷。

  為了防止嫂子知道他不傻后,會有所收斂, 他就把自己不傻的事情給隱瞞了下來。

  家里沒有了哥哥,嫂子又經常穿著內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這讓他對嫂子的想法,一天比一天重,總想著和嫂子發生著什么!剛才看到嫂子去小解,他就忍不住跟了上來。

  此刻,在他 目光火熱的注視下,丁翠紅方便完了,還打了一個舒服的尿顫,緊接著,她就從口袋里掏出來手紙擦拭。

  趙小磊本以為嫂子要提上褲子,繼續來果園里干活。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丁翠紅在擦完以后,并沒有站起身,反而從口袋里拿出來她那個紅色的oppo手機,然后點了起來。

  沒有一會兒,手機里就發出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緊接著,他就看到還在蹲著的丁翠紅,竟然……趙小磊只感覺鼻血要噴涌而出,因為他早上就聽到嫂子在屋里傳出來這種聲音了,雖然他沒有碰過女人,但他只是傻了兩年而已,恢復神智以后,他清楚的知道嫂子這是在做什么。

  這才過去幾個小時,嫂子竟然又在做這種事情了!可以想象丁翠紅的癮到底有多大。

  其實丁翠紅做這樣做,也很無奈,她今年23歲,才剛剛初嘗禁果,丈夫趙小剛就出事了。

  這幾年她和小叔子相依為命,一直都沒有找男人,但已經知道那種滋味的她,非常的想有個男人。

  剛才和小叔子趙小磊在果園摘干活的時候,她發現雖然這個小叔子傻傻的,但身體不是一般的強壯,全身都是肌肉。

  她猜測,趙小磊那里,要比她過世的老公趙小剛大!雖然趙小磊是自己的小叔子,還是個傻子,她不應該這樣想,但她卻控制不住。

  哪怕到現在,一想到趙(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小磊那強壯的身形,她內心里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那股渴望就爆發了,不由得提高了聲調。

  聽著丁翠紅的叫聲,趙小磊心底的火更大了,他根本就不滿足于貓著腰在后面偷看。

  他想更近一步,一親嫂子的芳澤!完成這些天他內心里最渴望的事情。

  一念至此,再看著蹲在地上十分忘我的嫂子,趙小磊真恨不得把嫂子推到在地,讓嫂子嘗嘗他的厲害!只是趙小磊也明白,這事不能用強的,可咋樣才能和嫂子親近親近呢?“啊!”看到趙小磊過來,丁翠紅頓時就嚇了一跳,連忙就提起來褲子,關上手機。

  “嫂子,你干嘛呢?”趙小磊看著慌張的嫂子,就裝作傻傻的模樣,歪著腦袋,一臉很不解的問丁翠紅。

  “小磊,嫂子不是讓你在地里干活嗎?你咋跑過來了!”丁翠紅感覺都快要羞死了,她現在的行為被人撞見,真想找個洞鉆進去,當即她就寒臉訓斥起來趙小磊。

  “嫂子,我一個人在地里害怕…你別兇我好嗎?”趙小磊委屈巴巴的說道。

  “好吧,好吧!嫂子不兇你!”丁翠紅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傻小叔子哭鬧,而且,看著趙小磊這副傻傻的模樣,她也沒有心思去訓斥了,畢竟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他哪里懂自己在干嘛?“嫂子,你真好!我要抱抱!”趙小磊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看著眼前美麗的嫂子,他立刻就和以前一樣,一下就抱起了丁翠紅。

  頓時間,嫂子身上的柔軟和香氣,就傳了過來,趙小磊感覺很舒服。

  緊接著,他抱起了嫂子。

  “啊!小磊,你干嘛?” 吃過飯出來,蘇雪便要求回酒店, 原本以為 王俊會諸多阻攔,卻沒有想到王俊直接跟司機說了句送蘇小姐回酒店,車子便直接停在了酒店門口。

  “王總,今天謝謝你,那我就先回去。

  ”王俊點了點頭, 看著蘇雪朝著酒店門口走去。

  感覺到身后王俊的目光,蘇雪一直有一種神經緊繃著的感覺,直到她徹底離開了王俊的視線,神色才慢慢的放松了下來。

  可就在蘇雪以為一切都結束了的時候,突然從酒店的一側橫穿過來一個身影擋在了蘇雪的面前。

  “賤人!”還沒有等蘇雪反應過來呢,一個耳光便直接落在了蘇雪的臉頰上,那劇烈的疼痛刺激著蘇雪,讓蘇雪不解,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你?”蘇雪捂著臉朝著那個女人看了過去,終于在錯愕中認出了那個女人。

  可不就是在飛機上跟王俊一起鉆進衛生間坐著那種事情的女人嗎,而這個女人的身份卻是趙小波的女朋友。

   周曉娜原本以為蘇雪只是普通的狐貍精,跟之前她偷偷解決過的那些女人一樣,雖然有過一面之緣,可因為她向來高傲,看不起沒錢沒勢 的人,所以也沒有記住蘇雪。

  此刻聽到蘇雪這么說,周曉娜不得不認真的審視著蘇雪,這一看,還真有點熟悉,然后便想到了飛機上的一面之緣, 臉色頓時就變了。

  “ 女士,請問我哪里得罪您了嗎,您為什么要這么欺負我?”蘇雪不卑不吭,雖然沒有氣勢很足,但那種明明柔弱,眼神中卻透著倔強的樣子,讓周圍的人不由得便有了好感。

  周曉娜很討厭這種自命清高的樣子,沖著蘇雪大罵:“閉嘴,你這個賤人,之前企圖勾引我男朋友沒有得逞,現在卻想要勾引王總,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呸!說完,還很惡心的朝著蘇雪吐了一口。

  只不過,這一口沒有吐到蘇雪的身上,一個溫暖的懷抱突然出現,將蘇雪抱著躲了過去,周曉娜的口水便吐到了 楊洋的背上。

  “女士,這里是公共場合,就算是你沒有素質,請也體會體會大家的感受。

  ”在蘇雪錯愕的目光中,楊洋氣勢很足的朝著周曉娜質問著。

  周曉娜的臉色變了,她別看很兇,其實也只是繡花枕頭,對付柔柔弱弱的蘇雪還好,可對上身高組足有一米八幾的楊洋,就顯得有點緊張了。

  “你又是誰?這是我跟這個狐貍精的私事,跟你沒有關系。

  ”楊洋高大帥氣,身上又有著一股難以隱藏的書卷氣,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男神一般的存在,周曉娜精致的妝容都變得扭曲起來,眼底閃過極度的不甘,憑什么所有人都圍著蘇雪轉?一個小三罷了。

  “她是我女朋友,這位女士,請你說話注意點,要不然,我會用自己的方式替我女朋友出氣。

  ”“楊洋?”在聽到楊洋好不猶豫的說出自己是他女朋友的時候,蘇雪的眼睛就紅了,頓時,一股難以言說的情緒彌漫了出來,感覺有很多話要說,卻又說不出來的感覺。

  “沒事,一切有我呢!”楊洋將蘇雪緊緊的摟在懷里,撫摸著蘇雪那柔順的秀發,眼底是濃的怎么都化不開的寵溺。

  “她是你女朋友?哈哈,小子,聽我一句勸,你還是早點離開她吧,你沒有感覺自己的腦門早就綠了嗎?”女人夸張的笑了起來,放肆的聲音如同尖銳的利刃將她的心割成碎片,疼的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你胡說什么,蘇雪不是你想的那種人!”楊洋的臉色變了,他之前站在酒店外面將一切都看到了,他看到蘇雪低著頭不敢對上王俊的目光,也看到了王俊那帶著占有欲的眼神,可當蘇雪在遇到危險的時候,他還是第一時間站了出來。

  “哈哈,是不是你自己看!”說話間,周曉娜便將自己的手機打開,幾張照片便出現在了楊洋的面前,上面有王俊跟蘇雪吃飯的畫面,還有王俊跟蘇雪走在一起,幫蘇雪拉椅子的畫面,可能因為角度的問題吧,看起來的確很曖昧。

  “楊洋,你聽我解釋……”蘇雪變得緊張起來,就好像偷情的妻子被丈夫發現了似的。

  “你什么都不用說,我相信你!”這一刻,楊洋反而釋然了,他了解蘇雪,蘇雪單純天真,這些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對上楊洋那信任的目光,蘇雪懸著的心終于放下,紅著臉點了點頭便乖乖的站在了楊洋的身后。

  周曉娜的臉色變了,她沒有想到楊洋居然會這么冷靜,男人不都是很多疑嗎?“說完了嗎?說完了就馬上滾,這里不歡迎你!”對上楊洋冰冷的目光,周曉娜突然緊張起來了,他能夠感覺到楊洋的溫柔,可這種溫柔都是針對蘇雪的,強烈的妒忌讓周曉娜的臉都變得扭曲起來了。

  “賤人,你給我等著,奉勸你一句,離王俊遠一點,不然我不會讓你好看!”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沒有熱鬧看,圍觀的人也漸漸的散開了。

  “蘇雪,你怎么會突然來這里,還有,你的手機為什么不開機,我怎么都聯系不上你。

  ”楊洋迫不及待的訴說著自己的相思,為了查到蘇雪的動靜,他找人給陳輝打電話,得知了陳輝的行蹤,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連夜趕來,果然見到了蘇雪。

  “抱歉,讓你擔心了,不過我去什么地方是我的自由,應該沒有必要跟你報備吧!”蘇雪推開了楊洋,剛才楊洋不提醒,蘇雪差點就忘了,此刻被楊洋提起,蘇雪自(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然就想到了楊洋帶著劉蕓離開的場景,以及楊洋的母親說的那些話。

  “蘇雪,你怎么了?我是不是哪里做錯了,惹你不開心了?”楊洋變得緊張起來,下意識的就問道。

  “你做的很好,只不過這一切跟我沒有關系,楊洋,以后,你過你的闊少爺生活,我們不必聯系了。

  ”說完,便推開了楊洋,轉身就鉆進了電梯……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