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200gana 1419



直到過了兩分鐘后我才恢復過來,我一摸口袋發現手機竟然不見了,肯定是 韓琦剛才趁我動手的時候順手帶走了,要不然的話她不會如此肆無忌憚! 該死的! 我沒有留在辦公室里,走出門口之后韓琦連人影都不見了,我喉嚨那兒就像是有口氣咽不下去。

   搶走了 我的手機,肯定是想刪掉我手機里面的那些 視頻

   不過這樣又如何? 韓琦肯定沒料到我的百度云盤里還有這些視頻的備份,即使她猜到了這點也根本不知道我的密碼,總而言之,韓琦死定了! 回到教室之后,果然發現桌子上正放著我的手機,里面的所有視頻已經被韓琦刪了個干凈。

   我怒極而笑,既然她如此耍我,那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 我連忙從云盤上把之前備份的視頻,下載到手機里,確認無誤后才松了口氣,我可不會讓韓琦這個j貨輕易逃出我手掌心。

   下午第二節課是韓琦的英語課,她從門口走進來的時候不經意間看向我后迅速收回了眼神,滿臉的慌張。

   上課的時候,韓琦視線一直躲避著我。

   我看著韓琦在講臺上走來走去,滿腦子都是和她做那些事情的幻想畫面,下次我一定要一件一件地把她身上的衣服脫掉,雖然只是我的幻想,但這種畫面還是極具沖擊力,讓我神經時常處于亢奮的狀態中! 要是能在課堂上當著這么多同學的面和做一次的話,一定無比ci激! 想想,就很爽! 這個念頭在我心底扎了根,經過不斷地澆灌后成為茁壯的參天大樹,到最后我咬咬牙準備豁出去了! 不知道為何,上課的時候韓琦時不時看著手表,似乎是覺得時間過得太慢,想要逃離這個教室。

   經歷過一次失敗后,我絕對不會再給韓琦任何機會。

   后半節課韓琦也沒有心思講課便讓我們自習,而她則是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教室,看樣子是不準備等我下課的時候找到她了。

   我心底冷笑,她逃不了的! 叮鈴鈴!叮鈴鈴!叮鈴鈴! 下課鈴聲觸不及防地響起,韓琦如獲大赦連課本都不要直接帶著小跑離開了教室,然后就和其他班的幾個英語 老師一起去 食堂了,似乎因為身邊有其他幾個老師的原因,韓琦松了口氣,她這模樣肯定以為我不敢去追。

   畢竟學生都是怕老師的。

   不過她想錯了,我一直跟著她到了食堂,然后在盛好飯以后一屁股坐在了她對面。

   老師,是我。

   韓琦被我嚇了一跳,胸前劇烈的起伏著。

   我把目光放在韓琦那不斷起伏的地方,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見韓琦還沒反應過來,我微笑道:韓老師,上課的時候我有個問題沒想明白,希望趁這個時候請教您。

   坐在她旁邊的是年輕的馬老師,或許是察覺到了我帶有侵略性的目光,她此時皺著眉頭說:這位同學,現在是老師的用餐時間,有什么問題不如等到上課時間再問。

   我沒理會她,她估計也氣得夠嗆。

   她似乎覺得,自己把手機里的視頻都刪了,她也有了底氣起來,也不怕我:希望你現在就離開,不要打擾我和馬老師的用餐! 我也知道,她這是以為,她把視頻刪了,就覺得我沒有辦法,為了讓她認清楚現況,我笑了笑說:老師啊,我希望你現在,還是看一眼我所說的視頻吧! 說著,我就打開了云盤的視頻,將聲音調到靜音。

   原本還覺得,自己萬事大吉的韓琦,一瞧到視頻里,正放著她和張子民做那事的場景,她的臉色再次大變起來,她除了驚慌之外,還有一股濃濃的不置信,她似乎想著,她不是刪了嗎? 怎么還有? 現在馬老師在這里,她生怕她會看到,立刻就想過來搶我的手機,不過我也有了防范,立刻就收回了過去,并且再次露出笑容說:我真心希望,老師您,幫我分析分析,這視頻里面的內容! 韓琦現在,哪里還敢硬氣,目光躲閃著,就連說話的時候也都支支吾吾起來:是,是啊,現在是用餐時間,有啥事等會再說也不遲…… 我心中冷笑,怎么能讓她再次逃走? 可是,這是教學視頻里的問題,我還是搞不明白,如果老師你不給我解答的話,那我只好請求食堂里的所有老師和同學門解答了。

  我 說道

   一看我竟然要當著全食堂的人播放,韓琦當場色變,面色蒼白無比,就連拿著筷子的手也都在發出輕微的顫抖,她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么視頻! 我沒有再糾纏她,而是起身走到了角落里的無人位置,果然,韓琦還是很識趣地端著飯碗走了過來坐在我就緊鄰的位置上。

   我求求你了孫卓,不要把老師的視頻放出來好嗎,你的要求我全都答應你,求求你了!韓琦剛坐下來就開始 哀求我,這回的語氣變得更加真切。

   看著她低三下四的樣子,我心底沒由來地感到陣陣舒爽。

   為了不讓的同學產生疑惑,我壓低了聲音,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那你就不要耍什么花樣,要是還敢來早上那招的話,我可不能保證你的視頻不會流傳到網上。

   不要!韓琦下意識地拒絕了我。

   韓老師,你要是不好好配合我的話,我馬上就把手機的聲音調大,好讓大家聽聽小母狗是怎么交,配的!我冷笑道,同時我又怕韓琦會再次奪過我的手機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我頓了頓補充道:你不要試圖搶走我的手機,我在云端上有備份的,我想你肯定也知道吧?只要你敢搶,我敢保證你的視頻會在短短幾分鐘內火遍互聯網! 果然,韓琦一下子就愣住了,再也沒有了此前的囂張。

   她滿臉委屈地看向我,像是在哀求我不要那樣子做,我對她可是升不起絲毫的憐憫之意,畢竟這個女人的滿肚子壞水我可是親自見識過的。

   讓你之前戲弄老子! 讓你勾搭我表哥,破壞他們的感情! 讓你害的我嫂子那么的傷心!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對付她這種人,就應該用這種手段。

   韓琦似乎是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便咬著紅唇委屈地點點頭,再次說道:我可以答應和你做,但你要保證你不能把視頻傳到網上, 發誓! 我心中大喜,看來韓琦真的答應我了,我趕忙發誓自己絕對不會把視頻流傳出去,不然的話天打五雷轟。

  這他媽的都已經是我第二次發誓了, 不過這些事在我看來都無所謂,我確實不會告訴別人他是小三,但我會把我倆做的視頻做過處理以后發給表哥! 我都發誓了,那你讓我摸摸! 我喉嚨發干,已經忍不住腹部的那股邪火了。

   韓琦臉上爬起一抹緋紅,她小心謹慎地看向食堂里來來往往的諸多學生,面露難色:在這里不好吧? 這里怎么不好的,反正人少!看不到!我不知道我咋說出來這句話的。

   那……好吧&(豁達大度)hellip;… 韓琦緊咬嘴唇,艱難地點點頭。

   我掃了眼韓琦挺拔的胸,也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恐懼,上下起伏著,極為誘人,那張小嘴簡直就是天生用來口活的,想想都很刺激! 一時間,我竟然有些恍惚。

   韓琦這美妙的身軀終于是我的了,從現在開始我想對她干啥就干啥,誰都特么攔不住我! 韓琦的那雙大白腿時不時地在相互摩擦著,讓我心底的那股火焰騰地一下又冒了起來,鬼使神差之下我把手伸向她翹彈的屁屁上輕輕地拍了下。

   啊! 韓琦一下子喊出聲來,我愣了下,當即就感受到下面,正有幾十雙眼珠子正向我們投來好奇的眼神。

   怎么……怎么菜里會有蟲子?韓琦自知尷尬,只能顧左右而言他。

   只是在我看來,韓琦的雙頰已經通紅,就連平日里白皙無比的脖頸和耳垂也都如熟透了的蜜桃般粉紅,真想一口咬下去! 我的手在韓琦屁屁上把玩著,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作美,韓琦今天竟然穿了條丁,字褲,讓我能最大程度地撫摸到那種彈性的柔軟,手感很好,我雖然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卻也不敢太過肆無忌憚,韓琦不敢吱聲,面色紅潤得幾乎能滴出水來。

   嗯……韓琦鼻孔里發出聲悶哼,終究是忍不住了。

   嘶! 這種觸感讓我猶如被電流擊中那般,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急速地開闔,有那么一瞬間我甚至以為自己身處云端翱翔! 只是如此而已便就有這種爽感,若是能真刀真槍爽一發的話,不知道會不會令我欲仙欲死? 韓琦十分配合地扭動著柳葉腰,我簡直受不了了她這種妖孽。

   不,不要……韓琦用微不可察的聲音對我說道。

   我看著她眼里的哀求,我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她的表現反倒是激起了我內心深處的獸性! 我不能止步于此! 那個大膽的想法再次用現在我心頭,我顧不得其他慢慢地把裹住屁屁的包臀裙撩了起來…… “不就是偷吃了你家的 黃瓜嗎?為了這點破事你就要打死我弟?說吧,我弟偷吃了你幾個黃瓜,我賠你就是了。

  ” 楚夢韻說道。

    “就一個!”吳 財運咬牙切齒地說道。

    “那我賠你十個吧,我們家黃瓜多的是,等下到菜地摘給你!”楚夢韻說道。

    “不行,我家那根黃瓜與眾不同,價值至少兩千塊以上,除非你賠兩千塊給我,不然我就打死你弟!”吳財運想通了,反正事已至此,一切都無法挽回了,現在手頭上正好缺錢,沒錢賭了,如果能讓楚夢韻賠兩千塊私了,那也不錯。

    “一根黃瓜值兩千塊?你家的黃瓜是黃金做的嗎?你怎么不去搶?”楚夢韻憤憤不平的說道,這擺明是敲詐勒索啊!  “沒錢賠是吧?那就讓我打死他!”吳財運也知道自己剛才異想天開了,楚夢韻家這么窮,怎么可能拿得出兩千塊?還不如暴打一頓這個 傻子來得痛快!  吳財運說完,馬上就繞過了楚夢韻,揮棍朝楚傳宗打去。

    楚傳宗不想在楚夢韻面前露身手,馬上撤腿就跑。

  吳財運在后面揮舞著木棍緊追不放。

    見此情形,楚夢韻嚇壞了,也跟著追了上去。

  可是她一個女孩子,實在跑不過男人,只能一邊追一邊喊道:“別打我弟,別打我弟,有事好商量……”  楚傳宗跑了一段路之后,故意放慢了腳步,等吳財運追上來。

    吳財運見到楚傳宗跑不動了,心中大喜,猛沖過去,朝楚傳宗的背部一棍掃去。

    可偏偏這時,楚傳宗突然彎下腰大口地喘氣,非常巧合地避過了吳財運的一擊。

    吳財運沖得太快,一擊不中之后,他還在繼續往前沖,經過楚傳宗身邊時,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雙腳絆到了楚傳宗的腳起來,然后他整個人向前飆了出去,摔了一個狗啃屎。

    更悲催的是,落地的時候,吳財運的嘴巴正好砸在了一塊石頭,牙齒頓時被砸掉了好幾顆!  吳財運慘叫一聲,掙扎著爬起來,用手摸了一下嘴巴,發現一掌的鮮血,幾顆掉了的牙齒還在嘴巴里。

    他頓時氣炸了,為了追打這個傻子,竟然一不小心被他絆倒了,還砸掉了這顆牙齒,新仇加舊恨,老子非宰了這個傻子不可!  吳財運正揮棍準備再次擊打楚傳宗時,一束摩托車燈的燈光從路的那頭照來,吳財運和楚傳宗同時抬眼望去,見到一個身穿警服的女警英姿颯爽地駕著摩托車駛來!  一見到這個女警,吳財運的心就抖了一抖,因為這個女警,正是杏花村出的唯一一個民警 韓冰,在鎮派出所上班。

  這個韓冰雖是否花村的人,但鐵面無私,絲毫不通人情,抓賭的時候更是不含糊,他沒少裁在這個女警手中。

  可以說,韓冰是纏繞在杏花村所有賭徒惡夢中的對象,她就是所有賭徒的惡夢,這些賭徒對她是又恨又怕,甚到恨到希望她在執行任務時因公殉職!  韓冰很快就來到了吳財運和楚傳宗面前,見到吳財運手持木棍,一嘴的鮮血,她馬上將車剎停,喝問道:“吳財運,你干什么?又在欺負楚傳宗?”  吳財運心中那個氣啊!這死丫頭眼睛瞎了么?難道沒看到老子滿嘴的鮮血?  “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負他了?分明是他欺負我好不好?老子連他一根汗毛都沒碰到!別以為你是民警就可以隨便冤枉人!”吳財運剛才沒打著楚傳宗,所以十分有底氣地說道。

    韓冰一聽,臉頓時就冷了下來,她下了車,咄咄逼人地朝吳財運走來:“我冤枉你?你手中拿著木棍,還想狡辯說是楚傳宗欺負你?你當我也是傻子么?我問你,楚傳宗一個傻子,怎么可能欺負你?”  吳財運被韓冰逼得啞口無言,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爭辯了。

    而這時楚傳宗想起了自己是傻子的身份,馬上哇的一聲裝哭,然后一頭撲進了韓冰的懷里,將臉埋在那波濤洶涌之中,一邊吸溜著她的香氣,一邊惡人先告狀:“韓冰姐,他欺負我,他一直追著我打,說要打死我,我好怕……”  在他的記憶中,這個女民警韓冰一向都是鋤強扶弱,很有正義感的。

    果然,韓冰聽了頓時義憤填膺,正氣凜然地說:“吳財運!你恃強凌弱,信不信我將你抓到派出所呆幾個月?”  吳財運嚇得兩腿一抖,弱弱地說道:“我沒打他啊,你看,現在受傷的人是我,傷者為重啊!”  “從實交待,你怎么受的傷?”韓冰心中也有些郁悶,吳財運手中有木棍,不應該會受傷這么重啊。

    “是追打這個傻子的時候,一不小心被他的腳絆到,摔倒了。

  ”吳財運對韓冰早就有了心理陰影,之前賭博被抓的時候,沒少被她嚴刑拷打逼問其他同伙,現在面對她的喝問,他不敢說謊,只能如實相告。

    韓冰聽了吳財運的話,想笑,但為了保持警察的威嚴,她忍住了笑,冷冷地說道:“那是你咎由自取,作惡多端必自斃,知道不?快說,你為什么要追打楚傳宗?”  “他偷吃了我家的黃瓜。

  ”吳財運只能繼續用這樣的理由了。

    韓冰聽了,頓時又發飆了:“為了一個黃瓜,你就大動干戈用木棍追打楚傳宗,你能不能有點出息啊?大家都是鄉里鄉親,吃你一個黃瓜,這算得了什么?你別這么小氣好不好?”  吳財運恨得牙癢癢的,平時抓賭的時候,不見你念在大家都是鄉里鄉親通融一下放我一馬?  “黃瓜雖小,但那也是偷竊啊!這個傻子偷了我家的黃瓜,犯了偷竊罪,你是不是應該將她抓起來?”  韓冰卻說:“他是傻子,構不成犯罪,你惹怒了他,就算他打死了你,那你也是活該!”  吳財運知道韓冰有心護著這個傻子,就沉默不語了。

    而楚傳宗聽了韓冰的話,頓時茅塞頓開,原來傻子打死人都不犯法啊,那以后只要自己一直保持傻子的身份,豈不是可以為所欲為,想打誰就打誰了?  韓冰見吳財運苦逼著臉,就從口袋里掏出了兩塊錢,然后丟給吳財運,說:“這兩塊錢算是買了他吃你的那個黃瓜,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如果讓我看到你欺負楚傳宗,我絕不輕饒你!撿起錢,快滾吧!”  吳財運撿起地上的那兩塊錢,欲哭無淚,老子這傻子綠了,本來想要兩千塊賠償的,現在竟然被韓冰這死丫頭用兩塊錢就私了!  韓冰接著又說道:“吳財運,我警告你,你別再賭了,要是再讓我抓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道,我早就戒賭了。

  ”吳財運說道。

  他心道,我現在只有兩塊錢,想賭也沒得賭了啊!  “戒賭?我看你是沒錢賭了吧?李 桃花這么漂亮的一個女人嫁給了你這個爛賭鬼,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韓冰說道。

    一提起李桃花,吳財運就是一陣憋屈,她雖然漂亮,但是已經被這個死傻子玷污了啊!  越想越傷心,這種丑事又不能說出來,吳財運只能打掉牙齒往肚里咽。

  他實在不想跟韓冰多說了,轉身就走。

    此時楚夢韻正氣喘吁吁的跑來,胸前的那對飽滿隨著跑動的節奏而一顛一顛地晃動著,讓已經坐擁了李桃花這樣的絕色美人的吳財運看見了,都暗暗咬牙切齒。

    “好了,沒事了,你姐也來了,快放開我。

  ”韓冰見到楚夢韻來了,急忙對還依偎在她懷里的楚傳宗說道。

  被楚傳宗這個傻子占了這么久便宜,她一點沒感覺到有什么不妥。

    楚傳宗只得依依不舍地從韓冰那軟玉溫香中出來,這時楚夢韻正好來到了近前。

  她焦急地問道:“弟弟,你沒事吧?吳財運有什么打傷你?”  “夢韻姐,我沒事,是韓冰姐救了我。

  ”楚傳宗說道。

  看見楚夢韻那正隨著呼吸而急劇起伏的壯觀,楚傳宗不禁在心中暗暗估了一個比較,夢韻姐的武器與韓冰姐的似乎有得一拼啊!  楚夢韻感激地對韓冰說:“韓冰妹妹,謝謝你,這次幸好你及時出現,不然我弟弟非被吳財運打死不可。

  ”  楚夢韻的年紀比韓冰大兩歲,從小到大,她都一直叫她韓冰妹妹的。

    “不客氣,夢韻姐,你也要對你這個傻弟弟多加管教了,別讓他老是闖禍,我經常不在村里,能幫得了他一次,幫不了他一輩子。

  ”  “我知道,以后我一定會嚴加管教他的。

  ”楚夢韻說道。

    “好了,沒什么事,我們都回去吧,上車,我載你們回去。

  ”韓冰坐上了摩托車之后,對楚夢韻說道。

    跑了這么久的一段路,楚夢韻也是太累了,就不客氣地坐上了韓冰的摩托車。

  不過,她讓楚傳宗坐在中間,因為她擔心他沒坐慣摩托車,會摔下來。

    楚傳宗被兩個大美女夾在中間,心情久久不能平復,這感覺實在是太好了,前面是香肩,后面是嬌膚……韓冰將楚夢韻,楚傳宗姐弟倆載到家門后,就獨自開車回家了。

  杏花村離鎮上不遠,韓冰只要一有空都會回家看望父母的。

    睡覺的時候,楚夢韻一直在想自己的婚姻大事和身負給楚家傳宗接代的那個使命。

  十萬巨債在七天之內肯定是無法還清的,到時候如果不嫁給陳品文,自己一家人就別想再在杏花村呆下去了。

  陳家的勢力那么大,除了陳尚元是村長之外,他還有一個在縣城里當大官的妹夫,實在惹不起起啊!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怎么說都是自己理虧。

  如果帶著傳宗逃跑,還有一個妹妹正在縣城里讀高中,不能拋下她不管啊!官字兩把口,如果逃跑,可能還會落下一個詐騙的罪名,不可行。

    看來只有嫁給陳品文這一條路了。

  還有七天就要嫁給陳品文了,到底要不要現就去跟楚傳宗制造一個孩子呀?  楚夢韻輾轉反側,遲遲沒能做出決定。

  她是女孩子,跟楚傳宗生孩子那種事太羞人了,她不好意思主動去找楚傳宗。

  可是自己不主動,楚傳宗那個傻子又什么都不懂,怎么辦呀?  而在另一間房的楚傳宗,也是躺在床上睡不著,他在想今天在迷魂坑下所發生的那件離奇事件,那個神秘女子到底是人還是妖?雪月宮又是什么門派啊?自己怎么樣才能夠在短時間內賺夠十萬塊給夢韻姐贖身?  楚傳宗也想過再到迷魂坑下去挖那些人參,何首烏出來賣,可是買給誰?去哪里找能出得起高價的買家呢?  姐弟倆在各自的房間各懷心事,到地半夜才漸漸睡著。

    ……  第二天一早,韓冰就又開著摩托車去鎮派出所上班了。

    楚夢韻種了兩畝西瓜,現在正是成熟的時候,早上起床后,她就去西瓜地里摘西瓜,以待明天一大早運就到鎮上去賣。

  因為明天是圩日,買西瓜的人多。

    這次楚傳宗這個游手好閑的傻子破天荒地跟去摘西瓜,而且還十分認真賣力,摘完了還主動將西瓜挑回家,這讓楚夢韻十分驚訝和意外。

  這個傻弟弟似乎一夜之間變得勤勞懂事了!  挑剩最后一擔西瓜的時候,楚傳宗對楚夢韻說:“姐,你先回去吧,這擔西瓜讓我挑回去就可以了。

  ”  楚夢韻畢竟是女孩子,在烈日下干了半天的活,早已經累得不行了,難得楚傳宗這么殷勤,就先回去了。

    天氣這么熱,楚傳宗并不急著將西瓜挑回去,他想先去洗個澡。

  他知道離這里不遠有一個 青龍灣,因傳說漂中藏著一條青龍,所以村中無人敢下灣。

  但是楚偉宗卻不信這些,他決定先去青龍灣洗個澡,涼快一下再將西瓜挑回家。

    青龍灣位于青龍山腳下,一道瀑布從青龍山上飛流直下,在山腳下沖出了一個很深的水灣,這個水灣就是青龍灣。

    當楚傳宗來到青龍灣附近時,突然看到一個一絲不掛的女子正在灣中洗澡,此女子渾身潔白如雪,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奪目耀眼。

    楚傳宗第一感覺就是仙女在青龍灣中淋浴。

  因為村中從來沒有人敢在青龍灣洗澡啊!  可當楚傳宗看清那女子的容顏時,他才知道并不是什么仙女,而是昨天讓他幫取黃瓜的李桃花!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楚傳宗現在已經不傻了,他跟正常人一樣第一反應就是先躲起來,然后再慢慢欣賞。

    正好旁邊就是一片玉米地,他馬上就躲進了 玉米地里

  恢復正常之后,他對女人的身體也是非常渴望的,特別是想起昨天給李桃花取黃瓜的情形,一想到那情形,他就熱血沸騰,好想再來一次。

    說到底,他能夠意外恢復正常,而且擁有一身實力,完全是拜李桃花所賜啊!要不是李桃花讓他幫取黃瓜,就不會被吳財運追打,更不會掉到迷魂坑下因禍得福得到神秘女子的傳承了。

  所以,他其實很感激李桃花的,覺得李桃花就是他的貴人。

    此時的李桃花一臉紅暈,濕漉漉的秀發搭在她的肩上,如出水芙蓉一般,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楚楚動人的風情。

    李桃花才二十三歲,比楚傳宗的姐姐還要小一歲,正值女人如花般的年紀,蜜桃最成熟時。

    青龍灣的灣水是非常清澈的,因此李桃花泡在水里的部位也是清晰可見的。

    前凸后翹,優美的弧度,筆直修長的雙腿,晶瑩剔透的膚膚……這畫面實在是太美了!  楚傳宗只看了一會,鼻血就無法自控地流了出來。

  自從昨天給李桃花拔黃瓜之后,他發覺自己已經非常迷戀李桃花的身體了,迷戀到無法自拔的地步了。

    楚傳宗此刻看著如此嫵媚動人的李桃花,只覺得口干舌燥,渾身像發高燒一般熱,真想沖出玉米地跳下灣中,一把抱住她好好疼惜一番。

    就在這時,楚傳宗突然聽到玉米地里有一絲響動,他轉頭一看,見到一條黑色的大蛇正在慢慢地爬來!  “啊——”楚傳宗嚇(兩根一起插進去)得發出一聲驚叫。

  以他現在實力,本來不會怕一條蛇的,但是突然之間看到,還是會嚇一跳的。

    正在青龍灣中洗澡的李桃花聽到岸上的玉米地里傳出一聲男人的驚叫聲,她頓時大吃一驚,然后怒喝道:“誰?快滾出來!”  青龍灣附近有一塊玉米地就是李桃花種的,她是因為在玉米地鋤草,勞作到中午的時候,感覺太熱了,看看四周無人,就到青龍灣中泡一個澡。

  關于青龍灣中有青龍的那個傳說,她嫁到杏花村兩年了,當然也聽聽說過。

  只是她不相信這種荒誕的傳說罷了。

  恐龍都早已絕種,世上哪有什么青龍?  這里平時都人跡罕至,現在是中午,更加不會有人路過,所以她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絲不掛地在青龍灣中洗澡。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躲在玉米地里偷看!  躲在玉米地里的楚傳宗聽到李桃花的怒喝,也是大吃一驚。

  完了完了,被李桃花發現了,怎么辦啊?  “到底是誰?快滾出來!”李桃花快要氣炸了!  楚傳宗的腦子急速旋轉,一想到自己是傻子的身份,他就淡定了,我是傻子我怕誰?  于是他抹干了鼻血,光明正大地從玉米地里走了出來。

    “傳宗,怎么是你?”李桃花見到楚傳宗傻笑著從玉米地里走出來,極訝極了。

    “嫂子,是我啊,你讓我出來干嘛?”楚傳宗傻傻地問道。

    楚夢韻卻沒有回答楚傳宗的問題,而是問道:“傳宗,你躲在玉米地里干什么?”  楚傳宗說道:“天氣太熱,玉米地里涼快,我到玉米地里睡覺啊!”  李桃花將信將疑:“真的是在玉米地里睡覺這么簡單?”  “當然啦,在玉米地里除了睡覺,那還能做什么啊?”楚傳宗面不改色地說道。

    “你不是在偷看我洗澡?”李桃花問道。

    “洗澡有什么好看的啊?我為什么要偷看?要看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出來看啊!”楚傳宗從玉米地里出來后,眼睛從沒離開過李桃花的身體,近距離觀看所帶來的視角沖擊力是完全不一樣的。

    李桃花聽了楚傳宗的話,才如夢初醒,就算剛才這個傻子沒有偷看,現在也被他看了啊!  她急忙用雙手捂住最羞人的部位,然后大聲說道:“傳宗,你不能看,快轉過身去!”  可是楚傳宗卻傻傻地說:“嫂子,昨天你讓我給你取黃瓜的時候,你都給我看了,現在為什么不能看?”李桃花焦急無比地說道:“昨天是昨天,今天不同,快閉上你的眼睛,滾回玉米地里去!”  李桃花雖然寂寞,但是她的心底里還是不能接受被丈夫以外的人看自己的身體的,昨天讓楚傳宗取黃瓜,那是別無選擇加上一時沖動。

    別以為她用黃瓜就是那種奔開的女人,其實她是比較傳統保守的女人,是被那種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思想禁錮的女人。

  要不是吳財運這么冷落她,她是不會淪落到這種地步的。

  她正值蜜桃成熟的年齡,生理上的需要是很正常的,但即使是生理極度需要,也從來沒有勾引過別的男人。

    昨天與楚傳宗的那一幕被吳財運發現后,她心中很愧疚,哭求吳財運原諒。

  好不容易得到了吳財運的原諒,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也絕不能再跟楚傳宗發生什么瓜葛了,不然怎么向丈夫交待?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