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maeva exel



據海內網12月31日報道: 因為我徹徹底底被易 靜雅腳丫子,給吸引住了簡直太滑膩了,就好像是一塊肥皂,摸起來手感很棒。

   這一下子可苦了易靜雅,想要發笑又不敢笑,最后只好用 小手捂住自己的小嘴,還用買怨的眼神 看著我

   我知道易靜雅這不是在埋怨我,而是在對我撒嬌,一頓飯吃得我是大汗淋漓,易靜雅也是氣喘吁吁。

   吃完晚飯了以后,易靜雅就主動來 了我的房間,還捂著鼻子嫌棄我房間好難聞啊。

   我頓時老臉漲紅易靜雅既然開始主動給我收拾了起來,這個時候 謝美潔走了進來。

   哎呀我去易靜雅,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勤快,是不是想要晚上睡在這里啊,先說好我第一個不愿意。

   易靜雅有一些不好意思,沒有了,我雖然很想留在這里,不過我的老媽管的很嚴,所以我必須回去了。

   我看著天色已經很黑了,你一個人走路我不會放心,要不你就和謝美潔一起睡怎么樣? 易靜雅白了我一眼,我如果說跟你睡,難道你還嫌棄我啊,是不是你說你是不是不想讓我睡在你的狗窩。

   易靜雅說完就一下子捏住了我的軟肉,謝美潔白了已經雅一眼,撇了一下小嘴,好一對狗男女。

   我們鬧了一會兒以后,易靜雅就要離開,我一下子就拉住了他,我說我送你回去吧,晚上天黑你一個 小丫頭我不放心。

   易靜雅頓時美麗的眼睛散發出來了光澤,你是不是在關心我,正依哥哥你真好,以后我長大了就要嫁給你。

   謝美潔頓時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要嫁給二叔還輪不到你,要嫁也要先經過我的同意,再說了我要當大老婆。

   這個時候嫂子也走了過來,正依你會開車嗎?車庫里你哥哥以前的車,自從你哥哥進去了以后,一直閑置了。

   我頓時眼睛一亮我說我當然會開啊,謝美潔和易靜雅都十分的興奮看著我,一臉都是崇拜的眼神。

   易靜雅很開心拉著我的手,謝美潔嘟著小嘴,我也要去我也要看二叔開車兜風,到時候我也要學車。

   嫂子立刻一把拉住了謝美潔,然后不停給我使眼色,謝美潔不停地大喊,就連委屈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我摸了摸謝美潔的小臉,老老實 實在家里聽話,以后我有的是時間,到時候一定叫你開車。

   謝美潔一臉的委屈,不過還是留著眼淚答應了,還看著易靜雅一臉吃醋的說道,你千萬不要欺負我二叔。

   易靜雅立刻保證,我絕對不會欺負他,當然了我會考慮一下要不要吃了他嘿嘿你只有在家里哭鼻子嘍。

   嫂子一臉羨慕的看著易靜雅你們年輕真好,讓我想起來了小時候,那個時候真的十分的開心。

   我就說嫂子你 在我眼里就好像是小姑娘一樣,永遠永遠年輕漂亮,一點都不老,而且還十分的時尚。

   嫂子笑罵道好了天色不早了,趕緊送人家小丫頭回家,記住路上千萬要 小心一些。

   謝美潔還一臉不舍把我和易靜雅,送到了門口,當我把車開出來的時候,易靜雅一臉興奮的坐了上來。

   謝美潔依依不舍和我們告別,我就開著車出發了,正依哥哥你說我要是學車,會不會很難學啊? 我頓時一笑道,怎么會啊如果你認真做一件事情,都會做好的除非你偷懶我學車只用了一個星期。

   哇塞正依哥哥你真的好贊啊,如果將來誰要是嫁給了你,一定會很幸福的,對了你喜歡什么樣子的女孩子? 易靜雅不停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小手羞澀的抓住自己的裙角,一度小女兒姿態,看得我好像偷笑。

   我就說我喜歡胸大的,最好屁股挺翹,皮膚雪白還會聽我的話,然后最后一個條件那就是還要給我第一次。

   易靜雅忽然就看向了自己的 胸部,然后小手抬起屁股摸了摸,最后就一臉興奮的看著我。

   正依哥哥你說的就是我啊,我還有第一次呢,如果你要是答應做我的男朋友人家就會把貞操給你的。

   我頓時一個急剎車,我差一點就開到了溝里去,易靜雅一臉緊張的看著我,似乎還怕我會拒絕自己。

   你看看你摸摸我的胸部真的很大,而且屁股你符合你的要求,最主要的就是我真的好想給你第一次。

   易靜雅真的害怕我會不相信,還把自己的胸部頓時車子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讓我的腦袋發脹。

   好吧如果你要是可以把車子開出去一百米,我就答應做你的男朋友,你說你敢不敢? 我嗜血的看著易靜雅,其實我有自己的想法,畢竟易靜雅現在還小,我如果要是要了她,我害怕會給不了她幸福。

   所以只好讓易靜雅知難而退,只不過易靜雅沒有絲毫的猶豫,一下子就坐到了我的雙腿上。

   柔軟的小屁股不停在我大腿根部,來來回回摩擦,我頓時就感覺一股溫熱傳到了我的胯下。

   易靜雅偷偷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讓我教她怎么開車,我頓時就握住了易靜雅的小手。

   第一次開車千萬不要緊張,更不要心急知道嗎?其實我現在已經被易靜雅摸得渾身都是燥熱。

   因為這個小丫頭一只小手已經握住了我的褲襠,正依哥哥,沒有想到你這么厲害,既然可以坐懷不亂。

   易靜雅看著我的眼神十分的迷離,而且還主動把小嘴湊了上來,在我的耳邊輕輕呢喃。

   正依哥哥我從來都沒有這么喜歡過一個男生,我希望我可以把第一次交給你,就算你給不了我什么,我也心甘情愿。

   我再也受不了了,這個小丫頭簡直就是小妖精,還不停在我耳朵里吹氣,這種感覺任憑是哪一個 男人都受不了。

   我就感覺有一個聲音不停地吶喊,你還等什么,你在猶豫會傷害了這個小丫頭,人家可是對你情深義重。

   我終于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一把將易靜雅放在了后座上,易靜雅小手環抱著我的脖子,不停的對我癡癡的笑。

   易靜雅的皮膚滑膩,就連內衣都如此的芳香,我的手指慢慢的游走在易靜雅每一寸雪白的皮膚。

   易靜雅好像真的是動情了,不停用手摩擦我的褲襠,還對我羞澀一笑,然后主動的把屁股對準了我。

   這一刻來的好快我十分的興奮,因為易靜雅真的太性感了,緊閉的眼神微張的小嘴,還有不停上下起伏的胸部。

   就在我對準了易靜雅,準備吃了她的時候,忽然一陣手機鈴聲把我從彌漫的欲望之中給拉了回來。

   易靜雅十分的憤怒,一下子就把手機給掏了出來,準備扔出去,不過當看到來電顯示,頓時就小臉慘白了。

   老媽我在同學家你別生氣我馬上就回來了,什么你不需要開車來接我,我真的沒有騙你。

   易靜雅掛斷了手機,然后一下子委屈的撲進我的懷里,眼淚一瞬間就把我的衣服給濕透了。

   易靜雅此時哭得很是傷心,眼淚就好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滴一滴從精致的小臉上慢慢滑落到了我的衣服上。

   正依哥哥我真的好想給你第一次,可是我老媽說如果我五分鐘,要是再不回家的話,就不要我這個女兒了。

   我頓時就把易靜雅臉上的眼淚,給擦干了然后安慰道,做父母的都很不容易,你要體諒他們,其實他們只是愛的表現。

   易靜雅十分的委屈不停的和我說對不起,我捏了一下小丫頭的臉頰,然后就開車送她回家。

   正依哥哥你會生我的氣嗎?如果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寧愿離家出走,反正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

   我頓時全部都是冷汗,別胡思亂想了,先回家吧再說了,你現在不還是和我在一起的嗎,以后有的是機會。

   易靜雅忽然狠狠地抱住了我,我不管今天不能給你第一次,我明天一定要逃課。

   我哎呀一聲我說小丫頭你不要一驚一乍的,開車很危險的,再說了第一次很寶貴的你想好了沒有? 易靜雅可憐兮兮看著我說道,我知道了正依哥哥你是不是壓根就不想要我,壓根就看不上我嗚嗚嗚人家不活了。

   我一邊認真看著車,一邊使勁揉搓著易靜雅的頭發傻丫頭我怎么會不要你,我只是感覺逃課不好會影響你的學習。

   易靜雅眼睛發紅的看著我,那你親我一下子,如果你親了我我就相信你,如果你不親我你就在欺騙我。

   這個小丫頭說完,頓時小嘴一暼眼看著又要哭了,我頓時就二話沒說,一把抱住了易靜雅就吧唧親了上去。

   不行這一次不算數,因為我看電視里親嘴都是親了一分鐘,而且就連舌頭都要伸進對方的嘴巴里。

   古靈精怪的易靜雅頓時讓我,無言以對沒有辦法,我最害怕女孩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了。

   易靜雅慢慢的閉上了眼睛,顯得十分的羞澀,眼睫毛一眨一眨的說明這個丫頭在期待。

   我頓時深吸了一口涼氣,我就深深的吻了上去,易靜雅很是生硬,應該還是第一次和男生接吻。

   雖然我也沒有任何的經驗,不過我電視里看多了,所以我就依葫蘆畫瓢,易靜雅小舌頭十分的滑膩。

   而且還帶著少女該有的青澀,易靜雅小臉憋得很紅,應該是親了太久了,沒有辦法呼吸了。

   終于易靜雅堅持不住了,一把就松開了,小舌頭海邊嘴角殘留的口水,一下子全部給卷進了嘴巴里。

   易靜雅一臉幸福依偎在我的懷里,小手指頭不停在我的胸脯來來回回劃著小圈圈,既然還哭了起來。

   我頓時就慌張了,我說親都親了舌頭也伸出來了,你怎么還哭了呢?易靜雅一臉的甜蜜說自己是幸福的忍不住想要哭。

   我頓時就感覺我被這個小丫頭。

  徹徹底底給打敗了,易靜雅忽然就很是認真地扯著我的衣領子。

   正依哥哥為了證明我有多么喜歡你,明天就算是班主任的課,我也逃出來,我要完成我的心愿。

   易靜雅說得十分的認真,而且還不停的拍著小手,好像是很期待明天的到來,一臉的誘惑看著我的褲襠。

   我就說既然是班主任的課,那就好好聽課,以后你(瓶子塞下體小說)在來我家里,我一定會好好的完成你的使命。

   易靜雅頓時就老不樂意了,就狠狠地勾了勾我的褲襠,不行,明天我在花心公園等著你,如果你不來的話,我就不上學了。

   我就只好硬著頭答應了下啦,不過我也很是期待,明天這個丫頭會給我什么樣的體驗啊? 我的車終于來到了易靜雅所說的地方,易靜雅一臉不舍的看著我,然后又很是幸福的依偎在我的肩膀。

   正依哥哥你看有流星,我要許愿我要和你在一起。

  易靜雅看到了天空中一閃而過的流星。

   頓時美麗的眼睛一瞬間就閉上了,然后小手合十就開始嘀嘀咕咕許愿,我頓時莞爾一笑被這個丫頭給逗樂了。

   易靜雅一臉的美滋滋,正依哥哥你猜我許的愿望,如果你要是猜對的話,我就給你一個驚喜。

   我頓時就對驚喜十分的好奇,我就下意識看了看易靜雅雪白的胸部,易靜雅頓時不好意思給捂住了。

   這點力氣對于 老馬來說能算什么?不過是徒增情趣罷了。

  慧心越是有些小小的抗拒,老馬就越是來了興致。

  他手上力氣加大,一把將僧袍拽下。

  少女的迷人之處躍然于老馬眼跟前,帶著少女獨有的體香,迷的是老馬神魂顛倒,恨不得溟滅在這溫柔鄉中。

  慧心驚的是臉也紅了,呼吸也亂了,少女呼出的芬芳拂在老馬面上,老馬感覺自己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施主……”慧心顯然是難為情了起來,但又期待老馬有所動作,心里矛盾極了,一邊是 身體和腦子里控制不住的渴望,一邊又是 師太往日里天天叨念的男人如老虎。

  心里又癢又酥,渴望和期待逐漸一步一步吞沒她的腦子,一點一點的侵占她的理智。

  此時,老馬仿佛在欣賞絕世珍品一樣欣賞著慧心。

  羞的慧心恨不得把頭埋在地底下。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知道比那老寡婦好看了多少倍,簡直就是最完美的藝術,看的老馬兩眼發光。

  老馬再來不及多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覆蓋了上去。

  慧心身體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現在這個緊要關頭,只覺得一股奇妙的觸感,帶著電流一般的感覺傳滿全身上下,慧心居然忍不住打了一個顫。

  口中發出控制不住的嬌嗔聲音。

  老馬幾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他一只手動作著,一只手開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

  慧心一張臉紅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視老馬的動作,但一邊又被老馬這充滿了男人陽剛之氣的軀體而神魂顛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個更多的進展發生。

  老馬三下五除二的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慧心捂著眼睛,卻從縫隙里面偷偷的看,一邊看著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身體上游走,一邊又想看看他的樣子。

  雖然有月光,不過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看出衣服的一角有一處突起。

  慧心越想就越難受,伴隨著老馬的動作,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慧心根本就不想去想做這種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現在就想要索取更多。

  若是慧心現在還沒把那些戒律清規拋之腦后,恐怕早就對自己這些想法感到無地自容。

  老馬欣賞著 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發出的聲音,一邊感嘆這自己到底是什么運氣,居然能遇見這等尤物,實在是天佑他。

  旖旎曖昧的氣息在兩人中間散開。

  這一次老馬不會再像上一次一樣猶豫不決,這一次一定要拿下這個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個月了。

  老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擺,只是接觸到了慧心的大腿一側,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陣顫栗。

  “慧心!慧心!”“師妹!慧心師妹!”耳邊不遠處突然傳出來的喊聲將一對野鴛鴦嚇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來。

  這是她熟悉的師姐慧云和師太的聲音,一定是因為這天色深了她又沒有回去,擔心的跑出來找了。

  慧心雖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難以言說。

  沒想到師太卻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現了她未回山門,一想到接下來要進行的事情被她們幾個打斷了,慧心實在是有一些高興不起來。

  老馬這邊更是氣憤,他都臨近爆發邊緣了,這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壞人好事的尼姑。

  “這聲音你聽聽是不是 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馬開口問著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臉紅彤彤的,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老馬這才十分不樂意的起身,放開了慧心的酥胸藕臂。

  慧心聽著這聲音實在是有些驚慌,剩下飛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馬也在一邊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罵著。

  什么時候來不好,非要這個時候來,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這一個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兒都已經快要手到擒來了,卻在這個時候被人給打斷了。

  外面的雨已經開始停了,老馬見慧心已經穿好了衣服,但臉色還是那么一副紅彤彤的樣子。

  “在這里!”慧心聽著耳邊不斷響起的喊聲,總算是有些不情愿的開了口。

  一行人聽到了熟悉的師妹的聲音,自然是立馬就找到了洞口,師太絮絮叨叨的聲音還沒有到洞口就已經不停的響了起來。

  “慧心啊慧心,這兩天天氣陰雨連綿,本來為師就提醒過你,行走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腳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東西,你要給我一是及時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師太根據著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卻沒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個男人。

  她的臉色瞬間有些驚慌。

  可是轉眼一看,這男人身后站著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還不等師太開口,慧心就先一步搶話,這原因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心虛。

  “師太,我晚間上山的時候不小心扭傷了腳,實在是沒有辦法走路,這位施主過路的時候剛好遇見了我,便幫助我走到這里的山洞里面,還幫我處理傷口,只因這腳實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經回去了。

  ”慧心一雙小臉實在是無害,撲閃撲閃的大眼睛讓誰看了都覺得可憐。

  師太聽了這些話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復復的上下注視了兩人好幾遍,這才低頭雙手合十。

  “謝過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馬本來就全程(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一言不發,有些不高興,但聽她這么一說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此時已經夜深了,況且男女有別,施主還是早日回去吧,我們就先帶慧心回了。

  ”師太和幾個師姐雙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帶著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趨的離開了老馬的視線。

  慧心走后,老馬不由得有些惱羞成怒,這一次機會錯過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吃到這個小尼姑了。

  沒有辦法,老馬此時只能去手沖……咖啡去緩解緩解一下自己的沖動,順便洗個涼水又澡。

  平復心中火焰的老馬,躺在床上,閉眼不去想剛才發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閉,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嬌軀,雙手也仿佛又握住了那纖細的腰肢。

  不得不說,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極品,任誰也想不到十分寬松的僧袍下居然藏著如此誘人的身體。

  “該死。

  ”老馬怒罵一聲,只好翻身讓那兒好受一些。

  想著小尼姑的身體和手中殘留的感覺,老馬終究是忍受不住,開始安撫起自己來,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馬越想精神便越是亢奮,對于此時的老馬來說,小尼姑留在他腦海中的一切畫面都讓他欲罷不能,終于過了半個時辰,體內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這時老馬才能安心的閉上眼睡覺。

  這幾天,渾身是勁兒的老馬只要閑暇時,總會想起與小尼姑的那一晚,這種馬上可以吃到的鴨子,卻又讓鴨子飛走了才是最讓人嘴饞的,可是他也沒有什么辦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進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馬終于坐不住了,親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馬便來來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幾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見慧心那個小尼姑,但是希望總是落空。

  這種能吃到但是不見了的感覺讓老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闖別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憐他的份上,讓他能再一次遇見那個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沒有見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馬有些戀戀不忘,但是太陽即將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 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聲響驚醒,她連忙坐了起來,打開門,發現并沒有什么發生,回過頭,才被驚坐在地上。

  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著看著她。

  庵主準備大喊,可隨后她便更加吃驚的尖叫了出來。

  “祖……祖師爺!”庵主大叫道,這人竟然是自己從小拜到大的祖師爺,她可是從小就看著她畫像長大的。

  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會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將遭遇大難,你提早做準備,我此次前來便是通知你,讓你有所防范。

  ”庵主頓時跪了下來,語氣十分虔誠:“請問祖師爺是何大難,這樣我才能更好的想辦法!”老者神秘一笑:“天機不可泄露。

  ”這頓時讓庵主犯了難,不知道是何大難該怎么辦,于是便又磕了一個頭,再一次問道:“那祖師爺此次便沒有其他的提示嗎?”“小心故人!”老者說完,化為一縷飄煙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來,嘴里念叨著老者最后說出的四個字。

  這時,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睜開眼便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來,才發現自己依舊睡在床上哪里也沒有去。

  “夢嗎?”庵主心里想著,但是之前發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發生過,臉祖師爺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腦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夢又不是夢,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議,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經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來參不透這是個什么意思,可隔日夢里,再一次重復的夢境告訴她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一定是未來的尼姑庵要發生什么大事情,才會使得祖師先生托夢給她,既然是天機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發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飽穿暖已是極好,哪還會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實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幾個德高望重的長輩,與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見,咱們尼姑庵此禍不知是為何,還是早做準備。

  ”祖師先生托夢道天機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難?“小心故人?何來的故人?”慧心的師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們了。

  ”庵主看了半天,總算是有人有些為難的發話了。

  “雖說咋們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這拳腳功夫的事情,咱們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個男保安,護咱們尼姑庵安全。

  ”一個老尼姑開口,她向來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卻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師傅那般偏執。

  “不成,咱們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該來的地方!”“事出有因,我們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亂,若是此時真的是大災難,豈不是苦了庵里無辜的孩子!”“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聲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師傅的爭論,臉色晦暗不明。

  現如今緊要關頭,不得再浪費時間在猶豫上了。

  庵主也是經歷過凡塵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壞,不該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決定采納老尼姑的建議。

  因為現如今的情況,她也沒資格挑剔。

  事不宜遲,庵主即刻便寫了聘文,讓尼姑下山時在附近的鎮子里分發。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這個消息傳到山下面那些鎮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壞。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