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女人越来越留不住男人竟因这3原因



薇薇,你真的没 事儿吗?是不是发烧了?看你脸红的发烫,都出汗了。

  ”“我……妈,我真没事儿,就是这两天身体不舒服。

  ”听 苏薇这么一说, 李翠莲也就 明白了,当着 林川的面,没多问,女人嘛,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

  吃饭时,林川刻意留意 嫂子的坐姿,果然,她只是坐在椅子的边缘,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把手偷偷伸下去,显然坐立不安,极不舒服。

  但林川只能装作没看见,毕竟当着母亲的面,不好说什么,等到吃完饭,苏薇就匆匆回屋了。

  林川见此,也出去,在外面道:“嫂子,你身体不舒服,有什么活的话,跟我说就行了,我年轻力壮,什么东西都能拔出来。

  ”“啐,拔你个头,臭 小川,都怪你。

  ”苏薇红着脸,羞愤的进屋关门。

  见此,林川一阵坏笑:“要真是我的话,倒也好办,一下就出来了。

  ”农村都睡得早,晚上十点多,林川出去上厕所,暗地里忽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将他拉过去,可把林川吓得不轻,转眼一看,才发现,是他嫂子,苏薇。

  “嫂子,你这是干什么啊,吓死我了。

  ”苏薇闻言,一阵鄙视:“亏你还是个大男人,这都怕,来我房间,帮帮我……”苏薇说完,就直接回房了。

  听到这话,林川顿时一个激灵,精神百倍,他看了看,母亲房里的灯已经灭了,应该是睡了,这才偷偷溜进嫂子的房间。

  苏薇斜靠在床上,见到林川进来,就一脸羞红道:“小川,事情你都知道了,嫂子也就不说哈了,不过嫂子真的不是那种不知羞耻的女人,你都这么大了,对于有些事情,应该明白。

  ”苏薇说着,洁白的贝齿,轻咬着性感的薄唇,眼神一阵躲闪,十分羞涩,不敢看林川,螓首都快埋进身子里,耳根子都是赤红的。

  听到这话,林川强忍住大笑的冲动,“嗯,正常,清楚,明白……你忘了,我是开卫生所的,平时那些妇科病,也接触过不少……”林川一本正经道。

  “嗯,那就好,小川,嫂子是实在没办法,现在感觉好难受,你快过来帮帮嫂子。

  ”“咳咳……”林川险些被唾沫呛死,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貌似,还有点莫名的刺激,不过,嫂子找他,怕是真的受不了。

  深呼一口气,林川就盯着苏薇道:“嫂子,这事儿说难也不难,就是有些尴尬,要你把裤子脱了,不然我看不见,不好取啊。

  ”“这……”苏薇听了,心脏噗通跳个不停,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可是那地方,能轻易给人看么?更何况是自己的小叔子,岂不是羞死人了?可是不取的话,她又受不了,已经卡在里面很长时间了。

  因此,苏薇咬了咬牙,尽量鼓足勇气道:“小川,不看可不可以,嫂子的意思是,你直接取出来就行了。

  ”“啊?这……那好,我试试吧!”看嫂子的都修成这样了,林川也不好强求,就道:“那你也得把裤子脱了吧。

  ”闻言,苏薇偷偷看了林川一眼,小声道:“你直接把手伸过来吧,嫂子……嫂子没……”苏薇说完,依旧羞得别过脸去。

  看着嫂子娇羞无限的样子,林川不禁暗吞口水,随后直接将手伸进嫂子的裙子。

  等林川的手碰到苏薇时,她的忽然把腿收在一起,娇躯开始轻颤,林川便知道,嫂子的身体很敏感,一碰就有这么大反应。

  见此,林川哭笑不得:“嫂子,你别紧张啊,放松点,把腿放松,你这我不熟悉,还没找到呢。

  ”听到这话,苏薇想死的心都有了,只不过,方才林川的手触碰到的地方,太过敏感,她实在难以忍受。

  “你……你的手,往下点……”苏薇的声音细若蚊虫,只有自己能听见。

  “哦,往上啊。

  ”林川没听清楚,就把手往上面摸了摸。

  苏薇简直快气死了,可有些话实在说不出口,只能硬着头皮道:“我说,往下,对,再往下……”苏薇的身体,本来就十分敏感,被林川这么一碰,顿时就有了反应,浑身难受,心里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林川也紧张不已,毕竟是自己嫂子,本来就找不到,慌乱之下,更是乱了分寸。

  这让苏薇如何受得了,接着苏薇就开始发出剧烈的喘息,其中还伴随着哭泣一般的声音,似乎十分痛苦。

  “嗯……小川,嫂子好难受,快……快帮帮我……”苏薇整个人都有些慌乱,身子一软,竟然直接朝林川怀里倒去……当苏薇的身子,倒在林川怀里的那一刻,林川整个人都仿佛傻掉了,嫂子这是想和我……说实话,看着嫂子这么曼妙的身躯,手还在那,林川不心动那是假的。

  但,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有理智,再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嫂子啊,要真是和她做了那事儿,以后可怎么办?想到这里,林川强心压下心头的欲火道:“嫂子,我们……”林川刚要拒绝,就听到苏薇痛苦的声音:“嫂子,嫂子大腿抽筋了,快,帮帮我……”“啊?原来是大腿抽筋……”林川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得亏是自己那句话没说出来,他就是啊,嫂子怎么会是那种女人呢?搞了半天,原来是虚惊一场。

  于是,林川将苏薇的身子放平,平趴在床上,对她道:“嫂子,你先忍住痛,等我帮你按摩一下,揉揉大腿就好了。

  ”随后林川就将手在她的大腿上轻轻按压一番,让她放松,随后开始轻轻按摩起来。

  不得不说,苏薇的大腿,真是极品,平日里看着就雪白光洁,在黑暗中都看的清清楚楚,触手一碰,更是光滑,其中带着一丝冰凉。

  反正,林川是有种乐在其中,爱不释手的感觉,加上他那独特而专业的手法,刚开始,苏薇还有些痛感,到最后竟然感觉十分舒服,变得享受起来。

  尤其是那一双厚实温暖的大手,让她不由的绷紧身子,呼吸再度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先前积压在心底的邪火,一下子就被勾起来,竟忍不住想发出一阵细微的轻哼。

  不过,当务之急,是取出那半截黄瓜,卡在那,实在太难受了。

  “嫂子,怎么样,好些了么?”林川轻声问道。

  “嗯,赶紧取东西吧。

  ”苏薇主动翻身,还是那样靠在床上,让林川将手伸去。

  不过,这次她生怕林川还像上次一样,找不到地方,就直接抓着林川的手,一下子就找到了。

  刚碰了一下,林川瞬间就明白了,心道:“看来嫂子还真是敏感,就单单按摩一下大腿,就已经有感觉了。

  ”不过,这样也不是办法。

  “嫂子,这不好弄啊,你自己先处理下,还是我帮你啊。

  ”听林川这么一说,苏薇顿时感觉没脸活了,被小子按摩一下大腿,自己竟然起了反应,简直太丢人了。

  “还不都怪你,去你的,谁要你帮,我自己来。

  ”苏薇娇嗔一句,随后从床头扯了手纸,十分羞涩,让林川继续。

  这下林川倒是不负期望,这次,他摸到了东西,而且,明显感觉到嫂子娇躯一颤,看来,就是那黄瓜无疑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想办法拿出来时,后院的灯,忽然亮了。

  随后,后院的脚步声也渐渐变得清晰,“薇薇,睡了吗?妈有事儿想找你聊聊。

  ”“糟了,是咱妈,怎么办?”忽然听见李翠莲的声音,苏薇瞬间有些惊慌。

  ”“你说咱们啥时候来不好,就快取出来了,这下好了,又进去了。

  ”林川是真的郁闷至极。

  不过,这时候,李翠莲已经到了门口,正在推门,看样子,这是打算进屋来啊。

  林川看了看,嫂子的床上是没法藏人了,情急之下,只能蹲在桌子后面,只盼着不要被母亲发现,不然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苏薇更是紧张,她哪能料到 婆婆会大半夜过来,小叔子就在她房里,要是被婆婆进来看到,那还了得?因此,她索性装作睡着了,任婆婆叫了半天,就是不说话,祈祷婆婆以为自己睡着,快些离开。

  还好,李翠莲并没有推开门,只是在外面敲门,听到里面没有动静,就以为苏薇真的睡着了,也就不再敲门,转身离开。

  见此,房间里,林川与苏薇两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就在这时,他们分明听到,转身的离开的李翠莲,口里念叨着:“薇薇睡着了,那小川总没睡吧,他睡得迟,我找他也行。

  ”“什么?”蹲在桌子后面的林川,顿时瞪大双目,那个瞬间,他总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欲哭无泪,不带这么坑人的。

  这要是让母亲发现自己不在,大半夜的,那可就全都露馅了。

  “妈,我醒了。

  ”苏薇几乎不假思索的开口道。

  “咦,薇薇,你醒了啊,那就先别睡,妈要和你说点事儿。

  ”李翠莲说着,就推开了门,而且,还打开了灯。

  这下,林川简直要被吓死了。

  他就躲在桌子后面,这要是不开灯还好,一开灯,李翠莲走过来,那么大个人,除非是瞎子才看不见。

  苏薇原本装睡,在开灯的瞬间,也睡不住了,情急之下,直接走到桌子旁边,一屁股坐在林川的身上。

  还好,苏薇穿的是长裙,她将裙子那么一分开,勉强能够遮住一个人,只要不细看,倒也发现不了。

  “妈,您坐,喝水。

  ”苏薇生怕婆婆乱转,看出什么来,就拿起桌上的水壶,倒了两杯水,自己也喝了一杯,压压惊。

  李翠莲坐在椅子上,始终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可就是说不出来,随后看着苏薇道:“薇薇,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真的病了?”“没有,妈,这不,有点困。

  “苏薇说着,往桌子上一趴,生怕李翠莲看出点什么。

  听到这婆媳二人一本正经的聊天,林川可谓苦不堪言,恨不得从嫂子的裙子底下钻出来,说一句:“妈,你能不能快点,我可还在下面压着呢。

  ”确实,苏薇虽然身材娇俏,不算肥胖,但再怎么说,也是个人啊,百八十斤还是有的。

  林川这样蹲着,有劲使不出,腿软脖子酸不说,嫂子还没穿那个,这样坐在他身上,又闷又热,难受的要死。

  苏薇也想到这一点,知道林川被自己压在下面,肯定不舒服,就催促道:“妈,您要说什么就赶紧说罢,我今天真的好困。

  ”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那好,妈就不和你绕弯子了,你也知道,你们这都结婚两年了,妈始终都报不上孙子,村里人都说……”还不待李翠莲说完,苏薇就急了。

  在农村传宗接待的思想,根深蒂固,一直以来,村里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流言蜚语,她忍了,直到她不久前去做过一次检查。

  “妈,这不是我的毛病。

  ”本以为会争论一番,岂料,李翠莲闻言,笑道:“薇薇,你先别急,妈知道,小峰都和妈说了,这不怪你。

  ”“什么?妈,小峰都告诉你了?”苏薇闻言,有些吃惊,化验结果出来之后,他们两口子就商量过,想办法,偷偷治疗。

  “是啊,薇薇,这两年,苦了你了。

  ”“可是,传宗接代,那可是大事儿,既然小峰不能让你怀上孩子,那我们可以换个男人试试啊。

  ”李翠莲说话不紧不慢,显然是胸有成竹。

  听到这话,不止苏薇震撼,连下面的林川都吃了一惊,这意思,是要借种生子啊,这都是什么社会了,哪能这么干啊?“妈,不行,这绝对不行。

  ”苏薇明白李翠莲的意思之后,又急又羞,连连摇头拒绝。

  不过,这可不能动摇李翠莲对于抱孙子这事儿的执着,她继续道:“薇薇啊,这事儿妈知道你为难,可小峰他爸死得早,妈这都是黄土埋过半截的人了,要是有生之年,不能看着老林家血脉延续下去,就是死了,也没法面对老林家的列祖列宗啊。

  ”“可是,妈,这……”都说人老成精,苏薇哪里能说过婆婆李翠莲?“孩子,你先听妈说,这事儿虽然是借,但也不能随随便便找男人。

  ”李翠莲尽量先稳定苏薇的情绪。

  可下面,林川一听,恨不得出来跟李翠莲理论一番,不随随便便,那就算是你找个皇帝来,生个龙种,那也不是老林家的血脉,这不是扯淡么?不过,李翠莲接下来的话,简直语不惊死人不休,堪称疯狂。

  只见李翠莲往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道:“不瞒你说啊,这事儿妈自有主张,俗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就让小川跟你生个孩子,反正他是小峰的弟弟,一家人,怎么说,都是老林家的血脉?”“什么?让我……让我跟小川……”苏薇闻言,被婆婆这个疯狂的想法吓得花容失色,身子一晃。

  裙子下面,林川的腿早就又酸又软,十分辛苦,哪能经得起这么一晃,忍不住闷哼一声,一屁股蹲在地上,还好苏薇趴在桌子上,不然非摔下去不可。

  不过,李翠莲眼尖耳灵的,轻轻一瞥,就发现,苏薇的坐姿不对,而且,在苏薇的裙子下面,露出了一只黑色的脚尖儿。

  林川黑布鞋,那可是她亲手做的,哪能认不出?“原来这小子也在,看来,这事儿有门儿。

  ”李翠莲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看着苏薇道:“薇薇,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是什么声音?”苏薇一听,浑身的弦儿再度绷紧,掩饰道:“没有,妈, 我就是今天肚子不舒服,刚才不小心,放了个屁,妈您别见怪啊。

  ”李翠莲一听,继续装糊涂道:“没事而,拉屎放屁,人之常情,小川那小子,放屁比你还响呢。

  ”说着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下面。

  随后又道:“要不,你(办公室爱爱)起来,躺在床上,妈帮你揉揉肚子,妈帮人揉肚子,可有一手呢。

  ”李翠莲说着,笑眯眯的起身。

  苏薇当时就吓坏了,把头埋得很低,道:“妈,不用了,我现在,感觉……感觉好多了。

  ”“那就行,那既然这样,你看妈跟你说的事儿……”“妈,这根本不是一回事,我……”苏薇对于李翠莲的见缝插针,真是没有一点办法。

  “薇薇啊,你先不要着急,妈知道你有你的顾虑,可你知道,让你跟小川生孩子这事儿,是谁的主意么?”苏薇一听,顿时愣住了,莫非这事儿还有其他人知道,那以后可怎么见人?然而,就在此时,桌上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苏薇顿时面色一变。

  “是……小峰!”苏薇一惊,这个时候,丈夫打电话来,实在太过尴尬。

     我三岁那年,我父母亲在一次乘船事故中不幸丧生。

  哥哥与我相依为命。

  日子虽然过的很坚信,却因为有了哥哥的关爱,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

  没想到,十二岁那年,一场矿难又夺走 了我唯一的亲人,哥哥也撇下了我。

  那时候,嫂子刚刚嫁到我家没过多久,就有人给嫂子说媒,对方是一个死了老婆的屠夫,家境不错,人也结识。

  嫂子问了一句,带着 康明行吗?那个穿红戴绿的媒婆就再也没有登门了。

  此后,又有几家相继来说媒,嫂子始终只有一个要求,带着康明可以,不然不行。

    嫂子是殷实人家的女儿,当然嫁给 大哥时,遭到了家人的竭力反对,甚至要和她断绝关系,可是嫂子仍然嫁了过来,她看重的是我大哥的人品。

  大哥去世后,嫂子没少受娘家人奚落,逼她早点改嫁,她那蛮横的弟弟甚至扬言要烧了我们的房子。

  嫂子还是那句话,改嫁可以,必须带上康明。

  嫂子,等 我毕业了我就 回来 娶你(2/2)  尽管嫂子美丽贤惠,可是谁家又愿意她拖个累赘过去?她的家人气的直跺脚,再也没有往来。

  嫂子在一家毛巾厂上班,一个月才一百多块钱,有时厂里效益不好,还用挤压的劣质毛巾充工资。

  那时我正念初中,每个月至少得用三四十块。

  嫂子从来不等我开口要钱,总是主动问我,明明,没钱用了吧?一边说一边把钱往我衣服里塞省着点花,但该花的时候不能省,正长身体,多打点饭吃。

  我有一个专用的笔记本,上面记载着嫂子每次给我的钱,日期和数目都一清二楚。

  我想,等我长大挣钱了,一定要好好报答我嫂子的养育之恩。

    中考之前,我对嫂子说,嫂子,我报考了中专,可以早一点出来工作。

  嫂子一听,愤怒的看着我,你怎么能这样,你将来要考大学的。

  不行,得给我改过来!第二天,嫂子不由分说的拉我去找老师,硬是把志愿改了过来。

  我顺利的考上了县里重点高中,嫂子得知消息,做了丰盛的晚餐庆贺明明,好好读书,给嫂子争口气!嫂子说的轻松,我听得沉重。

  第二天,嫂子是红着眼睛回来的,我问她怎么了?嫂子沙哑的说了声没事儿,刚才让沙子撞进了眼睛了。

  说完赶紧大水洗脸。

  第三天,她弟弟娘家人过来讽刺她我才知道,嫂子为了给我筹集学费,去向娘家人借钱,被娘家人赶了出来。

  看着嫂子还有些浮肿的眼睛,我说嫂子,我不念书了,现在文凭也没那么重要,很多工厂对学历没什么要求···还没等我说完,嫂子一巴掌打了过来,不读也得读,难道像你哥一样去挖煤啊!嫂子朝我大声吼来。

  她一直是个很温和的人,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发火。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那段时间嫂子总是回来的很晚,每次回来都拎着一个大的编织袋,疲惫不堪。

  我问她袋子里装的什么,嫂子总是不给我看。

  有一天晚上到同学家取书,远远的看见路灯下蹲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面前铺着一块白布,上面摆满了鞋袜,针线头什么的。

  是嫂子。

  我没过去揭穿她。

  我远远的看见她时而躬着身个别人讨价还价,时而把零碎的钱理了又理。

  昏暗的灯光下,嫂子的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十一点半,嫂子才提着编织袋回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脸疲惫,却绽放笑容。

  看见我在桌前看书,走过来摸摸的头,明明,饿了吧?嫂子这就给你做饭去我背对着她点了点头,不让那个她看见我眼里盈满的泪水。

  那天晚上,嫂子晕倒在厨房里。

  我听见轰隆一声就赶紧冲进厨房,她侧躺在地上,脸色苍白。

  我背着她上了医院。

  医生说嫂子是因为营养不良引起的贫血,加上劳累过度才导致的昏迷。

  我要在医院照顾她,被嫂子轰了出来快 回家读书,就要开学了,高一是关键的一年。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嫂子住了一天的院就回家了,脸色仍然苍白。

  但她照常上班,晚上依然拎着那只编织袋去摆地摊。

  我实在忍不住,跑过去一把将编织袋夺了过来。

  她似乎知道了我发现了她的秘密,微笑着对我说,明明,还差一点,再挣一些就够了。

  说完轻柔的从我手里拿过编织袋,斜着肩膀走进夜色。

  靠嫂子每晚几块几毛的挣,是远远不够支付学费的。

  嫂子向厂里哀求着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还是差一点,她又去血站卖血。

  嫂子本来就贫血,抽到300CC的时候,护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自作主张的拔了针头。

  这些嫂子都不曾说过,是后来那位护士----我同学的姐姐说的。

    嫂子亲自把我送到学校,办理了入学手续,又到宿舍给我铺床叠被,忙里忙外。

  她走后,有同学跟我说,你妈妈对你真好我心里涌过一丝酸楚,那不是我妈,是我嫂子。

  同学们唏嘘不已,有人窃语有这么老的嫂子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家离学校很远,每个月我才回去一趟。

  每次回去,嫂子都会准备丰盛的饭菜招待我。

  临走还做好多的菜,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告诉我哪些要先吃,哪些可以后吃。

  每次都是看着客车走远了,嫂子才放下挥动的手。

  而每次回家,都发现嫂子又比上次苍老了很多。

  发现她头上竟然有了白发时,我上高二。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为了供我读书,嫂子不单在外面摆地摊,还到纸箱厂联系了糊纸盒的业务。

  胡一个纸盒4分钱,材料是纸箱厂提供的。

  那次回家,看见她在灯光下一丝不苟的糊着,我说嫂子,我来帮你糊吧!嫂子抬起头望了我一眼,额头上的皱纹像冬天的老树皮一样,一褶一褶的。

  失去光泽的黑发间,赫然有几根银丝参差着,那么醒目,像几把刀子,锋利的插在我的心头。

  嫂子笑了笑,不用了,你去读书吧,明年就高三了,加紧冲刺,给我争口气。

  我使劲的点点头,转过身,泪水像潮水一样汹涌。

  嫂子,您今年才二十六啊!  想起嫂子刚嫁给大哥那会,是那么年轻,光滑的脸上白里透红,一头乌黑的秀发挽起,就像电视里挂历上的明星。

  我跑进屋里,趴在桌上任凭自己的眼泪扑簌簌的直落。

  哭完,我拼命的看书、解题,我告诉自己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嫂子好好读书。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我以全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嫂子买了很大的一卷鞭炮,长长的一溜铺在地上,像红色的火龙。

  嫂子点了一支香,递给我明明,你去点鞭炮吧!我接过香,就像接过嫂子所有的期盼和祝福。

  劈里啪啦的鞭炮声引来了四乡八邻的人们。

  那天,嫂子的爹娘和弟弟也来了,站在人群中。

  嫂子看见他们,就跑了过去,扑在她母亲的肩上,失声痛哭~~  晚上,五个人围在一起吃饭。

  她弟弟拍拍我的肩膀说康明,你真该好好读书。

  我挨个敬了嫂子的家人,真诚的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好嫂子。

  最后敬的是嫂子,她站起来,笑着说明明,我们是一家人,别跟嫂子客气,啊!大学里的生活和学校比高中轻松多了,每年我都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奖学金和助学金,而且,还有很多课余时间去打工,半工半读,基本上不需要家里的钱。

  嫂子却仍然每个月寄钱给我,要我吃饱穿暖,注意身体。

  某一天我对着记载着嫂子每次给我钱的笔记本的时候,突然恨起自己来,嫂子给予我的,岂是一个本子可以记载的?我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将笔记本撕得粉碎。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大三没念完,我就被中关村的一家IT公司特招了。

  我将消息告诉嫂子时,她激动不已,在电话那头哽咽着好好,那就好,那就好,嫂子也不用再为你操心了~~康英这下也可以安息了~~我突然迸出一句嫂子,等我毕业,回来娶你!嫂子听完,扑哧一声笑了明明,你说什么混账话,将来好好工作,争取给嫂子讨了北弟媳回来我倔强的说不,我只要娶你!嫂子什么都没说的挂了电话~~  终于毕业了,我拿着公司预支的薪水兴高采烈的回到家里时,嫂子已经备好了饭菜,只等我回来。

  饭桌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看见我回来,嫂子说康明,来,快叫张大哥,嫂子以后就跟着她过了···那个男人站起来,和我握了手,一边啧啧的说真不简单,大学生呢!我和他只握了两秒钟,就跑到房间里去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吃饭。

  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在心里问嫂子,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给我照顾你的机会?&rdquo(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过没多久,嫂子就和那人结婚了。

  我去了,喝了很多酒。

  嫂子也喝了不少,隐约听见她对别人说,看,这就是我弟弟康明,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呢!在北京工作的!言语之间透着自豪。

  后来,因为工作繁忙,我都不能时常回家,只能将每个月的工资大半都寄给了嫂子,可每次嫂子都是如数退回。

  她说:明明,嫂子老都老了,又不花费什么,到是你,该攒点成家立业才对。

  还时不时给我寄来家乡的土特产,说明明,好好工作,早些成家立业,等嫂子老了的时候,就到你那里去住些日子,也去看看首都北京,到时你可别不认老嫂子啊!我眼泪就像洪水一样泛滥开来,心想我亲爱的嫂子,没有你,哪有我的今天?弟弟怎么可能忘记您呢?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