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少女被母亲当祭品献给"教主" 遭性侵3年



  停了下来,他转过头去,看向远处另外一条偏僻的山路,刚刚他 看到了几个影子从那里快速冲过去,要是以前可能注意不到,随着修炼本源道经,视力也变好了。

    如果只是人的话,他不会注意,关键是看到了一个大 麻袋,以及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 林晓东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朝着那着那个(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方向走了过去,走过山的转角后,看到了三个人大汉,其中一个背着一个很大的麻袋,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

    几人鬼鬼祟祟的,不时的往四周看,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林晓东找个东西躲了起来,他觉得事情不太对,那几个人他认识,其中一个叫郭正明,是村子里的恶霸,有他出现的地方肯定没什么好事。

    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林晓东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一路尾随,林晓东小心的跟着他们,很快他们三个人就停了下来,看到四周没人,便进了不远处的屋子里。

    看到这个毛 房子,林晓东心中疑惑,这是光棍刘 老实,按道理刘老实不可能跟这些个恶霸混在一起呀。

    没有多想,林晓东立马靠近了过去,来到屋子外面,偷听里面的动静。

    本源道经就是好,五官全面增强,里面的细微动静都听的一清二楚。

    “咯,这是你要的货。

  ”这是郭正明的声音,似乎在谈生意一样的。

    “我看看,等下给你钱。

  ”刘老实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明显十分的激动。

    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刘老实的惊喜的一直感叹,好像十分的满意。

    林晓东听的疑惑,他们在交易什么东西。

    在屋子周围找了一圈,他找到一个窗户,虽然是关着的,但是通过细小的狭缝还是可以看到里面。

     目光看进屋子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林晓东一跳。

    在那个麻袋里面,居然是一个人,还是一个 女人,不过此时的她是被迷晕了,躺在地上,没有动静。

    看到这个,林晓东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感情这几个玩意在绑架贩卖人口呀,胆子真是不小。

    这刘老实取不到媳妇居然打起了这样地主意,还真看不出呀。

    刘老实看到麻袋里的女人,十分的满意,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果断的把钱拿了出来。

    “给你。

  ”  郭正明兴奋的接过钱,摸了摸厚度,十分的满意。

    房子外的林晓东站了起来,一桩肮脏的交易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今天他们运气不好,碰到他了。

    林晓东直接一脚踢开了紧锁的房子们,一步跨了进去。

    巨大的动静让屋子里面的几个人立马受惊了一样的看向门口,这可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交易。

    “我说,你们几个做这么缺德的事,也不怕遭雷劈呀。

  ”林晓东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 女子,说。

    看到林晓东一个人,郭正明三人对视了一眼。

    “跟你有关系吗?林晓东,你老老实实回去教你的书,少在这里多管闲事。

  ”郭正明语气不善的说:“最好他妈别给我多嘴。

  ”  笑了笑,林晓东说:“遵纪守法,人人有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不要一错再错呀。

  ”  “赶紧滚,否则……”郭正明威胁道。

    郭正明挥了挥手,其他两个人将麻袋又拉了起来,想要放到里间去。

    林晓东踏前一步,但是立马被郭正明给拦了下来:“还不走?想要逞英雄?既然被你看见了,今天,你也别想走了。

  ”  郭正明眼神一狠,操着一个棍子,一棒子飞速的朝着林晓东砸了过去。

    刘老实在一旁还是很害怕的,这种事情被发现了,他是很慌的,看到郭正明下手打人了,更加的慌了,不知道怎么办。

    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正好拿你们练练手,这些天修炼了本源道经,都还没机会发挥呢。

    看着迅速砸来的棍子,林晓东 身体微微一偏,轻松的躲避了过去,紧接着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郭正明的下巴上。

    下一刻,郭振明的嘴巴就悲剧了。

    林晓东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这一拳,直接把郭正明的下巴给打脱臼了,不仅如此,牙齿都掉了两颗,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满嘴都是血,有些吓人。

    郭正明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嘴巴,痛苦的呜咽叫着。

    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林晓东有些惊讶。

    另两个没想到刚转身郭正明就倒了,赶紧放下麻袋,来到郭正明身边,扶起他。

    恰好在这个时候,麻袋突然自己动了,里面的女子醒了过来,自己挣扎着弄开了麻袋口,林晓东看到了。

    此时,郭正明仇恨的目光看着林晓东,让他们两个一起上。

    两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两人同时夹击,一般人不可能挡的过。

    可林晓东不是一般人呀,他根本就不躲,轻松的接住了他们两人的拳头,并且抓住,轻轻一捏,两声惨叫声立马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啊啊”  刚挣脱开麻袋的女子看到这么暴力的一幕,顿时惊呼出声,惊恐的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不知所措。

    解决了这两货,林晓东目光再次看向郭正明。

    郭正明惊呆了,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林晓东,这什么战斗力。

    见林晓东的目光看过来,郭正明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

    郭正明忽然看到了在他旁边惊呼的女子,都顾不上疼痛的下巴了,从后腰抽出了一把小刀,一步跨到了她的身边,把刀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就杀了她。

  ”郭正明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女子又是一声惊叫,脸上充满了惊恐和迷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么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林晓东顿了顿,停了下来,看了女子一眼,虽然他觉得郭正明不敢这么轻易的杀人,但是万一急了,所以他也不敢贸然行动,害了别人。

    女子看向林晓东,刚刚这个 男人的战斗力她看到了,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郭正明,别一错再错了,要是杀了人,你这辈子就完了。

  ”林晓东站在原地,苦口婆心。

    郭正明才不管这些呢,看到林晓东不敢动了,内心慢慢地恢复了原本的狠心,刀锋在女子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

    “你别动,要是敢动,我立马杀了她。

  ”  他的两个手下站了起来,在郭正明的示意下抓住了林晓东的双手,林晓东面不改色的一动不动,任由他们摆布。

    挑了挑眉,林晓东看到郭正明后面惊慌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刘老实,突然说道:“喂,刘老实,你想要干什么?”  听到他的话,郭正明立马警惕的看向身后。

    在郭正明转头的一刹那,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双手双脚瞬间发力,一下子甩开了钳制住他的两个人,下个瞬间出现在了郭正明的面前。

    意识到别骗,郭正明就想要动刀,但是已经晚了,林晓东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掰,刀就掉落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搂住女子纤细柔软的腰肢,带到自己的身边。

    没想到郭正明的反应相当的快,另一只手居然抓住了掉落的刀刃,往上一挑,直逼他的心脏。

    还好林晓东的反应快,躲开了,不过依旧划伤了手臂,吃痛的一脚踹在郭正明的身上,没有留手的一脚直接将郭正明踹出老远,砸在墙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妈的。

  ”林晓东暗骂一声,太大意了,身手还有待提升。

    女子惊慌中抱紧了林晓东,当站稳了之后,才有些后怕的睁开了眼,看到了现在的情况。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跑到他身边,扶都扶不起,他感觉身体都要裂开了:这特么什么怪力。

    “给我滚。

  ”林晓东冷声道,既然女子没事了,他也没必要和郭正明他们计较,在这么个偏僻的村子里,报警是没用的,警察来黄瓜菜都凉了。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背着他赶紧跑了。

    他们走了之后,林晓东放开了怀中的女子,看着自己流血的手臂,伤口还挺深的。

    “你受伤了。

  ”女子情绪稳定了下来,看到林晓东的伤口,主动上来要帮他包扎。

    没绷带?女子把自己的裙摆给撕了,她的裙子材质很好,比绷带强多了。

    止血后包扎后,女子笑着说:“好了。

  ”  之前还没仔细看,现在近距离观察下,林晓东发现这女子确实挺漂亮的,笑起来格外好看。

    “谢了。

  ”林晓东说。

    “我还没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现在会被怎么样了。

  ”女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后怕的说。

    林晓东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刘老实。

    刘老实一看到林晓东的目光,整个人向受到了惊吓一样的,整个人都弹了一下,颤抖着说:“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受郭正明的蛊惑,求你不要打我。

  ”  这突然的反应,让林晓东都呆了一下,和女子对视一眼,笑出声来。

    没有和刘老实计较,林晓东和她离开了这个地方,林晓东带着她去学校了。

    “看你的样子,你也不像是这附近的人,你怎么会被刚刚那群家伙给绑架了。

  ”  路上,林晓东问女子,看她的打扮,就知道是城里的人,虽然他对那些名牌什么的不怎么了解,但是从这女子的裙子的材质就知道这衣服不便宜,还有身上的气质,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闻言,女子顿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这件事说来话长,反正就是被人陷害了,不过我命还算好。

  ”  林晓东耸了耸肩,既然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会追问到底。

    “对了,我叫钱 思妍

  ”女子笑着对林晓东伸出了手,这是主动示好的意思。

    “林晓东。

  ”握了握钱思妍细腻的小手,林晓东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说真的,在农村好久都没看到过这么有气质好看的女人了。

    “你看着也不像是农村人呀。

  ”钱思妍仔细的打量了林晓东两眼后,看到他惊讶的目光后,就知道猜对了,笑着说:“我看人很准的。

  ”  “不想待在那个地方了,换一个环境。

  ”林晓东想起那些事,深吸了一口气。

   新闻网15日报道看到这一幕,周贵生有点不想对 服务员下手了,瞧瞧,多不容易。

   他叹口气,关上卫生间门,解决完之后才出去。

   周贵生晃着 身子:闺女,既然你有事,我就不耽搁你了。

   刚才的事,到底是发生了,服务员整个人变得很不好,眼睛不敢直视周贵生:呃,好, 叔儿再见。

   周贵生哎了声,看了眼小孩,离开了。

   回到饭店, 户主还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起不来。

   五十出头的周贵生,身体还很硬朗,扶着户主一点也不含糊。

   把户主交给他家里人,周贵生便也回了家,算计着时间,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穿上外套,往服务员家的方向走去。

   周贵生心里还是忘不掉,服务员那双腿,嫩的好像能掐出水。

   到她家门口,周贵生直接敲门,服务员来的很快,见来人是周贵生时,她眼里闪过惊讶。

   周贵生把身子从门缝挤进去,饭香味扑面而来,他看过去,桌子上放着两盘热菜,显然已经是吃剩下的了。

   服务员关上门:叔儿怎么来了? 周贵生捞把椅子坐下:来看看你,孩子们呢? 刚睡下。

   服务员说着,开始收拾碗筷,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工作服,可能是没来得及脱,此时女人背对着他,衣服被她撑得紧绷着,身后的带子清晰可见。

   周贵生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走到她身后: 妹子,我帮你。

   两年不碰男人,多少个日日夜夜,服务员都记着呢,如今被异性主动靠近,她的身体早就不是她能控制得了,那儿难受的厉害。

   周贵生的手臂从她身侧绕过去,乍一看像是在拿碗筷,实际上手掌早已改变方向,从她职业裙下面探进去,摸她的大腿根部。

   她的身子特别敏感,只是轻轻一触碰,那儿就有了反应。

   服务员夹紧腿:叔儿,你干嘛呢。

   周贵生得寸进尺,手指从底裤伸进去,挑弄着那儿:妹子,都这样了,你说我干嘛呢? 周贵生也不耽搁,揽着她往房间走,反锁上门,周贵生带着她的身子转身, 把她压在门板上,嘴唇贴上她的红唇。

   一来二来,服务员被他勾起火,仰着脖子努力回应他,那儿传来一阵冷意,原来是职业裙被他扯了下来。

   周贵生握住她的手,引导着她,把她的手放在他那里。

   下午就觉得那里不简单,现在亲自摸,比她想象中的大,如果进去,肯定会很舒服。

   越想越难受,服务员皱着眉叮咛,主动解开上身,他抱着周贵生,主动往他身上蹭。

   这样挑弄,周贵生哪里受得了,头凑了上去,一手抬起她的一条腿,慢慢进入。

   她的身体比李倩还迷人,周贵生舒服极了。

   这场迷乱来的太突然,直到他进入时,服务员还是懵的,等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了。

   转念一想,自己是寡妇,又两年不碰男人,论谁谁都会寂寞,自己这样算是正常现象。

   说服好自己,服务员彻底放开自我,叫声越来越大,嗓音婉转好听,勾的周贵生魂儿都要没了。

   周贵生喘着粗气:妹子,你真美! 他夸人的功夫虽然称不上好,但是在做这种事的同时称赞,倒显得十分好听。

   服务员爽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叔儿也…是,叔儿真棒! 渴了这么久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周贵生想退出去一分,却被她阻止。

   啪的一声,周贵生一掌打在她翘臀上:松开! 服务员缓缓(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松开,得到解放,周贵生抱着她往床上去,他靠着床头柜坐着,服务员坐在他身上。

   周贵生摸着她的臀,带着她整个身子扭动。

   最后他双臂用力,加紧速度,两人齐齐达上巅峰。

   浪潮过后,服务员趴在周贵生怀里喘气,她太累了,但是又很舒服,痛并快乐着。

   周贵生抚摸着她光洁的背:妹子真得劲儿。

   >>>>完整章节全文阅读 <<<<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